原住民政策的假象(丁家福)

2010年07月14日蘋果日報

新聞快訊 列印轉寄(0)引用(0)點閱(213)

平埔族權益促進會訴求正名未獲官方認可,一狀告上聯合國人權委員會。這讓我想起日前曾拜訪一位鄒族的大學教授,聊起國民兩黨在台灣執政合計65年之久,幾乎等於人一生的歲數,但原住民政策迄今仍是說得比做得多,口惠不實。不僅禁不起檢驗,且充滿當權者施捨、便宜行事的虛偽假象,讓身為漢族的我感到相當羞愧。

記得陳水扁總統競選連任時,原住民政策白皮書寫得洋洋灑灑,還不忘誇耀前四年諸多創舉和政績。馬英九總統也不遑多讓,參選時提出三點基本理念、四項原則、十二項主張,兩個陣營有如在作文比賽。其實,政策寫得再多,為政者如果沒有真心用心,也是假的,騙騙選票罷了。至於如何檢視真心用心?有空到山上部落走走,或聽聽原住民有識之士的看法,真相就大白了。

獲得多倫多國際影展最佳紀錄片等多項大獎的《與鯨魚共舞》(whaledreamers),描述南澳一個與鯨魚有深刻淵源的原住民種族,如何在澳洲政府消滅原住民政策下,失去了自己的家園以及和祖靈的記憶連結。片中還有受邀來南澳的世界各地原住民長老與代表們現身說法,娓娓道來他們如何遭受想要搶奪土地與資源的政府和財團的無情迫害,為了維護自己的傳統文化而備受生命威脅與痛苦折磨,大家惺惺相惜,真情流露,令人動容。

天賦人權靠自己爭取

當人握有了支配別人的政治權力時,往往容易為一己私欲而重新定義所謂的「公平正義」,很多當年高舉改革大旗者,幾乎對「權力的傲慢」都難以免疫。古今中外壓迫的血淚史歷歷在目,強權國家或殖民統治者稱呼弱勢邊陲者為異族、番邦,本身是不容挑戰的領導中心,在這種偏狹的認知下,「分享政治權利」、「牟取住民福祉」永遠都不會是主政者真心主動想做的事情。

歷史是一面鏡子,很多史冊記載當權者如何殘酷冷血對付自己同族的政敵和百姓,我們又怎能寄望他們會善待他族的弱勢人民呢?因此,這讓世人看清楚一個事實:天賦人權絕不能靠施捨,還是要靠自己爭取;當權者絕非聖人,還是要用制度來規範。

作者任職傳播業

創作者介紹

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系 哲學與公共事務研究室 Philosophy and Public Affairs Research Group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