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We Talk?

紐約時報,July 16, 2010  作者 THOMAS L. FRIEDMAN

編譯 黃名妤 國立中正大學心理學系、哲學與公共事務研究室成員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在七月七日將負責中東新聞的資深編輯納斯爾(Octavia Nasr)開除,因為她在「推特」(Twitter)上表示,她相當尊敬一名前幾天過世、被美國指為恐怖份子的黎巴嫩回教什葉派精神領袖,也就是真主黨元老法德拉拉(Sayyid Muhammad Husayn Fadlallah),而CNN對此的解釋是,納瑟被解雇是因為其誠信危機。

       納斯爾也許犯了過失,但我對她的遭遇相當感到不安。是的,報導者對於任何採訪者都不應該施以慰問的態度,這種態度與報導者的誠信相牴觸。這位阿拉伯語為母語、黎巴嫩基督教且為CNN報導中東新聞的女記者,20年來唯一犯過的錯就是這140個字的訊息了(指在推特上針對法德拉拉的言論),放她一馬吧,她應當銷聲一個月而不是被開除,這怎麼都說不過去。該從哪裡說起好呢?僅僅一個錯位的動詞,在幾小時內有無數的數位私刑暴徒追逐你,而你的上司則忙著平撫這場混亂。記者必須為了他/她的錯誤報導、錯誤引述,對捏造,對抄襲、系統性偏差等等負責,但納斯爾所做的不同。

       我們正在向年輕人傳遞什麼樣的訊息?不但要見風轉舵還要政治正確,會讓你受傷的可千萬別說。如果你想在公部門有個工作,想跑國家新聞或想當哈佛校長,那麼就打安全牌吧!在這個Google世代,你所說的一字一句都是可搜尋的,未來會是屬於那些不留下足跡的人。   再來看看中東,從黎巴嫩、阿富汗和伊拉克經驗中,可以知道美國人對於他們的瞭解是很不足的,需要專業人士來居中調停。在巴格達(伊拉克首都)被美國攻擊之後,我曾經在那邊待過一段時間,見過不少被被布希政府指派來的大兵,就像拉吉夫錢德拉塞克蘭(Rajiv Chandrasekaran)在他的著作“Imperial Life in the Emerald City” [] 裡就提到這些大兵因為百分之百的忠誠於布希政府而被指派,即使他們對伊拉克是百分之百的不了解,而這份不了解也激發了最後的失敗。另外,書裡也提到:有兩個尋求到伊拉克工作的年輕人,在面試過程中甚至還被問到對"羅訴韋德案"(美國的墮胎合法化法案)的想法。

        我從來都沒有見過納斯爾或者是法德拉拉。法德拉拉痛恨以色列,並且支持攻擊以色列的看法、反對美國軍隊在黎巴嫩和伊拉克的作為。但他同樣也反對真主黨的窒息式教條主義以及對伊朗的服從,他希望黎巴嫩的什葉派能夠既獨立又符合潮流。波士頓大學的奧古斯塔斯理查德諾頓(Augustus Richard Norton)教授,同時是什葉派專家,曾經提到他所認識的法德拉拉:法德拉拉認為女性應該和男性享有同樣的機會與教育,婦女在遭到丈夫毆打時也有權進行反抗。他並不害怕談論到性,甚至曾經在布道時講述關於女性的性衝動及手淫,很容易的就累積了各地區的追隨者。事實上,納斯爾在之後也解釋她在推特上的言論是基於法德拉拉在維護婦女權益方面的立場。

       民主期刊的編輯,麥可湯瑪斯基(Michael Tomasky)提到,在黎巴嫩網上由世俗什葉派記者 Hanin Ghaddar回顧法德拉拉曾與她強勢、保守的父親討論讓她獨自在貝魯特生活,信中法德拉拉告訴她父親說:他沒有權利告訴我怎麼做,因為我是一個獨立且理智的成年婦女。那名記者說她開始了解,只有像法德拉拉這樣的人才能打動大家,因為他本是其中一員。像他這樣的人能真正地帶來改變,因為大家都喜愛且尊敬他。當然,法德拉拉並不只是名社工,他同樣有他的陰暗處,CNN的人告訴我--納斯爾也知道這點。但我只知道,中東必須改變、成長,且這份改變的推動必須是合法、符合他們的自有文化。美國可能對此不感興趣,但我們仍須瞭解到這一點-不僅僅是妖魔化它們。

        這就是為什麼我比較喜歡從CNN的報導者上獲得新聞更甚什麼都不清楚的報導者或者是不敢說出來的報導者,因為他們才能確實的解釋為什麼成千上萬的男女正在悼念這位時代性的什葉派領袖。

 

[]華盛頓郵報駐巴格達記者,電影關鍵指令即是依“Imperial Life in the Emerald City”書改編而成。

原文位址:http://www.nytimes.com/2010/07/18/opinion/18friedman.html?ref=columnists

 

創作者介紹

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系 哲學與公共事務研究室 Philosophy and Public Affairs Research Group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林任海
  • 有好文章


    感謝分享好文章..天天有好心..情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