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以正專欄-拉美窩裡反 挑戰老美

2010-07-26 中國時報 【本報訊】

 七月七日,委內瑞拉總統查維斯(Hugo Chavez,見圖,美聯社)邀請拉丁美洲與加勒比海各國元首或總理在委國首都卡拉卡斯開會。大家都知道查維斯是反美的急先鋒,但還是有二十二國領袖應邀出席,剛好超過三分之二,實屬不易。 

 

 美國把查維斯恨得牙癢癢地,但又必須倚賴委國盛產的原油,因而拿他毫無辦法。查維斯也正是利用這幾年油價飛漲的機會,用比賣給美國遠為低廉的價格,收買拉美與加勒比海國家,參加他所謂的「卡拉卡斯計畫(Plan Caracas)」,還把十九世紀推翻西班牙殖民統治英雄、被六個國家共同尊為國父的波力華(Simon Bolivar)做為他的護身符。

 

 平心而論,美國也確實曾把拉丁美洲當做禁臠,不許其它國家染指。門羅總統(James Monroe)在法國大革命時,曾任駐法公使,親眼目睹路易十六(Louis XIX)夫婦被送上斷頭台。回美後當選總統,適逢西班牙帝國崩潰,為防阻歐洲國家像禿鷹般搶食屍體,才在一八二三年宣布所謂「門羅主義(Monroe Doctrine),當時動機純正,卻被後繼者解釋為拉丁美洲是美國的後院,不許他人問津的藉口。

 

 一九五九年古巴革命成功,卡斯楚(Fidel Castro)高舉反美大纛,直接威脅到美國在拉丁美洲與加勒比海的霸權。對美國而言,則是「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鼾睡」。所以甘迺迪總統當選後,先秘密訓練流亡古巴人,登陸「豬玀灣(Bay of Pigs)」,卻慘遭全軍覆沒。三年後的「古巴飛彈危機」,其實是美國先在歐洲部署籠罩前蘇聯所有地區的洲際飛彈(ICBMs)所引起。蘇聯被迫把古巴的飛彈撤走後,中南美又成為美國的勢力範圍,無人敢攖其鋒。

 

 古巴現在自顧不暇,換了委內瑞拉專和美國搗蛋,比卡斯楚兄弟更難纏。原因有三:一是拉美各國的自主意識增強了;二是美國忙於應付全球經濟風暴,無暇他顧;三是拉美許多國家內部政權輪替,集體在向左轉,至少不在乎得罪山姆大叔(Uncle Sam)了。

 

 查維斯要成立一個包括拉美與加勒比海所有國家的組織,只把美國和加拿大排除在外,很費了一番功夫。去年十一月十九至廿一日,他先在卡拉卡斯召開「左傾政黨國際遭遇會(International Encounter of Leftist Parties)」,結交和他氣味相投的朋友。

 

 今年二月下旬,中南美左傾國家在墨西哥Rivira Maya召開高峰會,卡斯楚的弟弟、現任古巴總統Raul Castro Ruz是閉幕式的主講人。峰會通過兩份文件:分別是「坎肯宣言(Declaration of Cancun)」和「峰會團結宣言(Declaration of the Unity Summit)」。查維斯認為時機慢慢成熟了,現在才公開打出反美旗號,要成立「拉美與加勒比海社會(簡稱CELAC)」。

 

 查維斯知道阿根廷、墨西哥等國一時還難擺脫美國的影響力。拉美大國中最可能支持他的巴西總統魯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目前正忙於年底大選,無暇兼顧。所以他找了剛剛下台,因兩任期滿,不得再連任的智利前女總統巴契樂(Michelle Bachelet),做CELAC的共同發起人。後者也樂得在下台後,還能出點風頭。

 

 拉丁美洲有它自己的傳統,包括六十二年前創立的「美洲國家組織(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簡稱OAS),以及美洲開發銀行(Inter-American Development Bank)、泛美人權委員會(Inter-American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與人權法庭(Inter-American Court on Human Rogjts),還簽有泛美反貪汙公約(Inter-American Convention Against Corruption)。

 

 CELAC創立,基本上與OAS的功能和地位重複。如何解決這項衝突,不是查維斯獨力所能辦到。他還有許多主張,例如要求聯合國安理會應給拉丁美洲一個永久席次,但也沒說清楚拉美各國應如何輪流擔任。

 

 中南美原來就有的區域性組織,如南美共同市場(MercaSur)、以政治統合為最終目標的南美聯邦(UNASUR)、和中美洲統合銀行(Central American Bank of Integration)之類,怎樣才能納入查維斯的大計畫裡,八字還沒有一撇。更重要的是,美國能坐視他這樣掀風作浪嗎?不問就可知答案。

 

 他自己也知道,如此不成熟的想法,只會傳為笑柄。因而發出邀請函,九月六日將在委京再開一次高峰會。明年七月,才舉行南美各國元首會議,對全世界宣布CELAC正式成立了。

 

 查維斯的夢,編織得雖美麗,恐怕很快就會醒來。

創作者介紹

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系 哲學與公共事務研究室 Philosophy and Public Affairs Research Group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