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和平論所在 即戰爭所在 

【聯合報╱石之瑜/台大政治系教授(台北市)】

2010.09.04 02:30 am 

因為必須顧及美國自己的國家利益,美軍決定撤出伊拉克。這已經是美國的公式了——派軍介入時宣傳的是仁義道德,退兵時改講國家利益。最近幾年流行的仁義道德原則,即是民主和平論。可以說,民主和平論到哪,美軍就打到哪。 

不少人從美國撤軍聯想到越戰,然而反恐戰爭與越戰頗有差別,因為反恐戰爭的真正戰場在美國與歐洲,把焦點集中在傳統戰場上,是歐美領導人自我欺騙的幻術,以為可以用戰火把目光集中在不民主的第三世界,而故意沒有看到那些參與恐怖行動的,不少出自於所謂的民主社會。其結果,歐美社會並沒有更安全,反而更加風聲鶴唳,而且歐美社會的成員,也已學會對自己國人採用恐怖行動。如今,新的越戰戰場就在歐美自家的國際機場。 

民主與和平之間到底有何關係大可加以研究,但無論怎麼研究,都得靠研究者先定義和平——什麼樣的衝突可以算破壞和平?民主群體攻擊不民主群體算不算對民主和平的否定?這些研究上的設計,總是根據出錢單位的偏好來決定。故迄今民主和平論既無關民主,更無助於和平,之所以興盛,是因為在民主和平論之下,戰爭責任理所當然歸諸所謂不民主的一方。是否這就讓美國這樣自詡民主的國家更加肆無忌憚了呢? 

這與台灣有何關係呢?也是自詡民主的台灣,其政治學界從一九九○年中期開始推廣民主和平論,後來成立台灣民主基金會之初,主旋律也是民主和平論。剛巧兩岸關係最危機的十餘年,就是民主和平論在台灣最火紅的十餘年。其時,不論是什麼基金會或政府部會,出錢開國際會議必有以下兩個議題之一:其一是美中台戰略三角關係,其二就是民主和平論。 

矛盾的是,台灣各界雖然口口聲聲和平,但真正在意和平的少之又少。一個鼓吹和平的政府,其官員會不會譏諷反戰人士自己去脫光衣服就好呢?一個鼓吹和平的政黨,會不會想盡辦法要在美軍出擊的時候出錢出力呢?當然,這一群以為自己真心鼓吹和平的領導者,也絕不能同意為了和平而接受一個中國原則。甚至,他們推動的兩岸軍事互信機制,主要動機是要劃定海峽中線,影射兩岸各有主權,即使因此升高衝突,在所不惜。 

簡言之,台灣各界從上到下企盼的和平,就是解放軍不可以打台灣。為了讓解放軍不敢打台灣,按照一位國安會秘書長的說法,台灣就必須抱美國人大腿。而抱美國大腿的最好做法,就是給美軍捐輸供養。信仰民主和平論的台灣所實踐的和平,便是如此建立在世界和平遭到破壞的願望上。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楨
  •     民主戰爭論:邏輯邪41/66

    為何民主國家間不是如
    民主和平論所言沒戰爭
    而是如【民主主義:邏輯邪38】所析論:西方近代民族國家的民主更是西方戰爭史上戰爭而非和平的誘因,並將中世紀的有限戰爭導至無限戰爭呢?

    這個嘛!「民主和平論」祖師爺一一康德早在其〈論永久和平論〉夫子自道過「民主政治除非是通過暴力才可能」達到共和,只是一般民主和平論信徒視而不見,主因是信徒的「只信其所願信」心態,所以即使被屎上最無情無義的阿楨屍哲,依理性專業事實戲(謔評)論出,也會以各種歪理合理化其「認知失調」。次因可能是康德以下的政治哲學不易懂:

      康德在《法的形上學原理--權利的科學》認為法律(權利的科學)所說的自由是外在自由,而道德(自由意志)所說的自由是內在自由。同理,前者的義務是法律義務,後者則是道德義務。至於權利,道德與權利不相干,權利只考慮外在行為不考慮內在動機。
      康德認為自然狀態下的人雖有自由財產等天賦人權,但因欠公共權利的保障故是暫時的。從自然狀態進入文明狀態的社會(國家)稱為公民社會(共和國)。他雖認為共和國公民享有:憲法規定的自由、彼此平等、政治上獨立白主。共知國的三權是分立的:一、行政權屬國家的統治者。二、行政權不得兼立法權。三、前二權均不可行使司法權。但他更多是認為三權乃人民「普遍聯合意志」的具體化,故統治者的職務是統治,臣民則是服從。最高統治者的行政是不能違背的,最高立法者的意志是不能代表的,最高司法者的判決是不能撒銷的。甚至憲法也不能規定,當最高權力當局侵犯憲法時,有那個權力可反抗他,如規定的話也是虛構的,因這與權力的聯合意志本質矛盾。在任何情況下,人民如反抗國家最高立法的權力,都是非法的,故人民無暴動和叛亂權,不能以君主濫權為由逮捕甚至殺他。君主濫權人民只能忍受,頂多只能消極地不服從。如反叛則處死,被處死者且犯了不能贖的罪。憲法行政方面的缺失可修改,但立法權力因代表人民的聯合意志,故不能修改。
      康德在〈論永久和平論〉甚至認為所謂共和主義乃是行政立法分離的專制國家,而專制主義則是統治者將公眾意志當作自己私人的意志。民主政治因統治者是全體公民,故所有公民均私自使用公眾意志,所以民主政治必然是種專制主義。統治者愈少愈合共和主義,且愈能通過改革而提升到共和國的地步,在民主政治除非是通過暴力才可能。
      最後康德認為最高統治者不能有私產,有權取消教士和騎士的世襲,有權征收賦稅和決定人民應得的東西,有財政權,有警察權,有權強迫富人幫助窮人,但不可干涉教會信仰,因那會捲入學究式爭論而有損其尊嚴。
    http://mypaper.pchome.com.tw/souj/post/1328578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