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以正專欄-冰島人樂極生悲

2010-09-06 中國時報 【本報訊】

 國人對冰島的印象,不外兩件事。其一,是兩年前金融風暴席捲全球時,這個國家瀕臨破產邊緣,幸虧歐盟各國生怕它會影響到自己,授權歐洲銀行(EBRD)會同國際貨幣基金(IMF)搶救,才逃過一難。

  其二,是今年四月十四日,冰島沉寂了兩百年的Eyjafjallajokul火山突然爆發,噴出大量溶岩灰燼,在萬餘公尺高空,隨西北風飄散到歐陸上方。天空灰濛濛地,能見度不到百餘公尺,把全歐飛機航班搞得天下大亂。此後一周內,約有一千萬旅客被困各國機場,回不了家。這件事大家都知道,但媒體未詳細報導的,還有火山爆發引起冰島全國發生土石流。在歐美可能聞所未聞,在台灣就無須解釋了。 

 這兩樁事件中,火山爆發,非人力所能控制。但冰島政府竟然放任該國金融界亂借外債。因為無力償還,導致全國三家最大銀行,前年八月同時倒閉,實在太離譜。這三家分別是Glitinir銀行、Landsbanki銀行、和Kauphithink銀行。它們積欠歐美各國銀行的債務,總計達一千四百億歐元,或一千九百億美元,等於冰島全年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六倍。 

 冰島的金融管理局(Financial Supervising Authority,簡稱FSA)如何收拾這個爛攤子?說來也妙。它接管了這三大銀行的國內業務,讓存戶能照樣提款,不必擔心。但它們積欠的龐大外債呢?FSA居然不聞不問,一概不管。IMF拿它也沒辦法,基金董事會通過的緊急貸款,還得照數撥付給冰島中央銀行。政府不負責任,債信掃地的結果,倒楣的還是冰島人。十月八日,一歐元可換得七十冰島幣(Krona,意謂王冕)。兩周後就變成一比二百五十。原本銀行存款利率已高達八.五%,一下子跳到十八%。但因恐懼經濟全盤崩潰,銀行也門可羅雀。 

 曾被譽為世外桃源的冰島,本來是國際寵兒。「自由之家」所做的世界新聞自由調查,稱它是全球新聞最自由的國家。因為大學免費,聯合國「人民發展係數(Human Development Index)把它放在「已開發國家」的第一位;在人均生產力的排行榜則是全球第四。冰島的GDP,按PPP計算,去年是一百廿一兆美元,個人GDP也有三萬八千餘美元,是全球第十四位、比英、法、德都高。冰島根本沒有三軍,國防全靠向它租借空軍基地的美國。 

 冰島有多大?它面積十萬三千平方公里,約等於三個台灣。人口呢?全國才卅一萬八千人,比台北縣屬的中和市還少。它有冰河、沙漠、和山脈,中古時期曾為海盜出沒之地。氣候寒冷,不在話下。究竟有多冷?以首都雷克雅維克為例,全年最高溫平均是攝氏七度,平均低溫則只攝氏一點九度。即使最暖和的八月,也在攝氏七點九度到十三度之間徘徊。冬季有六個月,日夜平均低溫都在零度以下;台灣人會很難適應。 

 氣候如此寒冷,火山爆發又如此難測,冰島人自然養成及時行樂的觀念。北歐各國的社會福利制度是有名的,政府照顧人民無微不至。好處是冰島人平均壽命高達八十點六七歲;壞處則是養成他們大把花錢,毫不心疼的習慣,也是被國際社會寵壞了的結果。 

 冰島人寅吃卯糧,及時享樂,已成習慣。他們亂刷信用卡,發卡銀行再把債務轉移給國外,一旦緊縮信用,抽緊銀根,這座紙牌搭起的房屋,只好應聲而倒。冰島政府事先既毫未覺察,事後又手忙腳亂,拿不出善後方策,責無旁貸。 

 冰島是內閣制,總統葛林森(Olafur Ragnar Grimsson)只是虛位元首;大權在女首相希姑若朵娣(Johanna Siguroardottir)手裏。這位女強人曾經結過婚,和前夫生了兩個兒子。她原是冰島航空公司的空姐,競選國會議員成功,人既漂亮,口才又好,做過社會部長。去年元月,前首相哈爾德(Geir Haarde)患食道癌,自動退休。國會重新選舉,希姑若朵娣順理成章,成為繼智利之後,世界上第二位女性國家領袖。 

 希姑若朵娣出名的另一原因,是她從不諱言自己是同性戀者。她執政後,先在國會推動通過「同性婚姻法」。然後在去年夏天,和她的「配偶(partner)」、一位名叫Jonina Leosdottir的棕髮美女,正式登記成婚。美國和許多歐洲國家也有同樣法律,讓原本躲躲藏藏的同性戀者,可以大方地「走出櫥櫃(come out of the closet)」。 

 她有兩樁隱憂,一是火山活動未息,隨時可能再度爆發。二是冰島人百分之八十信奉天主教,最近冰島大主教又爆出醜聞,如果震撼擴大,勢將對梵帝岡教廷發生影響。

國家地理 科學新發現 冰島火山大噴發【影片】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