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府需要高油價 >

文章來源 : 衛報

作者:Graham Wayne

編譯:李秉朔 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研究所、哲學與公共事務研究室成員

高油價可以威脅人民,全球暖化不行。

政客們在選票與緩解氣候變遷之間左右為難,然而石油危機可否拉他們一把?Daniel Gros的評論寫到:「美國總統歐巴馬力推的氣候變遷法案甚至連呈送美國參議院都沒指望,因為它壓根就沒有被通過的可能。」這篇分析以宿命論結束:「恐怕只有當氣候變暖再不是單純的科學預測,等它切實地降臨到人們頭上時,全球層面上的實質性舉措才有可能。」

難道不必憂慮嗎?氣候變遷是個鬼鬼祟祟的敵人,難以感覺、看見、識別。不像石油危機。因此有了另一個問題:西方政府知曉國際能源署過去一貫掩飾石油危機的緊迫性?有人可能期盼政府領導人瞭解這類嚴肅的事態。如果他們瞭解,何以再生能源的替代方案並非更長遠、

更需要被解決的首要事程?此乃 George Monbiot 於2008年2月,透過資訊自由問答平台,向商業部提問關於政府的石油危機應變計畫的細節。

「我收到的回覆使我很詫異」Monbiot在衛報上發表。想想那種回覆,其實也不令人奇怪:「政府認為不用對2020年以前偶爾發生的石油供應危機提出應變計畫。」18個月後,衛報報導國際能原署的醜聞(國際能源署一直由於其對全球石油儲量的誇大而備受譴責,且他們常常在公布後又下調。 2009年11月,一位不知姓名的高級官員說,國際能源署由於美國政府的壓力經常高估全球石油供應,低估替代能源),2020年前原油儲量充分的牛皮吹破。政府到底被 IEA這兩面人耍弄,或者(英國)政府也插手其中,使得能源供應這個緊迫且長遠的動亂難以出現曙光。

除了石化業,想瞭解商業活動因應危機的程度或石油危機籠罩全球的速度,確實非常困難。總之,石化業看起來像突然驚醒,至少就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發表的清潔能源安全白皮書所稱:商業的戰略風險和選擇是一項指引。該研究所的評估向來嚴謹。 Paul Stevens教授的主張尤其引起我的注意:能源供應的難關,或2013年就會出現,想要阻止一桶原油超過2百美金並非不可行。

 

 一桶2百美元的原油對工業經濟會帶來什麼衝擊?高油價會持續下去嗎?

我們將會親眼目睹難以避免的全球市場崩解,農地減縮,成品與原料的運輸花費愈來愈高(正港悲觀主意者還會外加一兩個石油戰爭)。到處都可感受到波動,照例,窮人首當其衝。

既然油價飆高,我們就少用,意思是我們製造較少的二氧化碳。換句話說:

一桶2百美元原油對一國二氧化碳排放量有什麼影響?會導致排放量大幅削減。拖愈久— 當最後終於有所行動,當人民的怒火不再被忽略— 我們要付的代價愈大。記得石油抗議者嗎?英國政府在幾千個抗議者數天的催促下才慢慢緩和油價狂飆。那麼你可想像一桶200美金的原油引發什麼動盪,直到我們終於習慣如此。

石油危機爆發比起氣候變遷實際的衝擊要來的快多了,不應把目光放在氣候變遷,但把焦點集中在減少石油使用,控制油價,穩定國家經濟。人民會買單。油、天然氣的價格,工作的保障,能源短缺,都是人民看的到感覺的到。這種逆向操作其實不會妨礙懷抱理想的反對者。

石油危機無法避免,而消費主義將打破這個僵局。政府很清楚這點。他們真正需要的是讓生氣的人民去投票。

 < Peak oil is the villain governments need >

http://www.guardian.co.uk/commentisfree/cif-green/2010/aug/11/peak-oil-villain-governments-need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