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國超級細菌 不能掉以輕心

【聯合報╱金傳春/台大公衛學院教授(泰國曼谷)】

2010.09.20 01:57 am

十年前,無論臨床、實驗室與環境中均發現傳統一線抗生素的抗藥菌正不斷上升,且以格蘭氏陽性菌為大宗,特別是抗甲氧西林的金黃色葡萄球菌,與抗萬古黴素的腸球菌相繼出現,打破抗生素是仙丹妙藥的神話。

不少醫界擔心未來萬一病人因嚴重外傷受到金黃色葡萄球菌感染,將陷入無藥可用的窘境,因此風起雲湧呼籲慎用抗生素。然而最難以治癒的多重抗藥性結核菌,與近年流行的超級抗藥性結核菌,造成肺結核的嚴重治療與公共衛生問題。臨床微生物學家已不約而同地指出:「格蘭氏陰性菌快速遞增之多重抗藥性將導致公共衛生重大災難」,例如最近年跨國流行的超級細菌NDM-1,其所分泌的酵素可分解目前最廣效治療多重抗藥性腸內菌的第三線(最後一線)抗生素碳青黴烯類,更令人擔憂的是新藥自研發至可用的速率,相對於抗藥菌竄升的速率已望塵莫及。

目前抗藥菌問題的最大癥結是人類經濟貿易及醫療旅遊,易將抗藥菌的質體基因四處散布而不自知,除非當地有健全的微生物偵測系統。而此次來自印度的NDM- 1多重抗藥菌,最常見於大腸桿菌及克雷伯氏肺炎桿菌,此兩菌是最常造成嚴重院內感染及社區感染的主因(尤其是尿道及導管感染);在近期研究發現南印度的清奈已分離得四十四株,北印度的哈里亞納有廿六株,印度其他地區和巴基斯坦共有七十三株,英國也測得卅七株,而香港、日本及新加坡也相繼傳出首例,全球已有十多個國家有此病例,且致死率甚高。

流行病學探究得知瑞典、英、美、澳洲、荷蘭、加拿大的NDM-1初期病例均有在印度就醫或動手術紀錄,但跨國整合研究得知此菌已在印度、巴基斯坦廣泛散布。有趣的是哈里亞納的NDM-1菌株均來自同一源頭而較少變異,但令人擔心的是來自清奈和英國已有大幅變異,且極易散布其抗藥性。問題是歐美先進國的醫療手術費飆升而價昂,近五年遠赴印度、南韓、東南亞進行醫療旅遊已升至百分之卅,這些醫療旅遊者也扮演廣布多重抗藥菌至全球的重要角色。

我國現今雖尚未偵測得此菌,但遲早會如港、星等地有機會傳入,因此醫護人員應強化院內感染防治,慎用抗生素,手術及用藥前務必詢問病患旅遊接觸史,並定期採檢追蹤。另外具有重大傷病史、糖尿病、感染流感及免疫缺失者應特別留意,嚴防此菌感染。

由此波跨國流行經驗得知,建立臨床、流行病學、實驗室三整合偵測系統刻不容緩,醫界應針對來自流行區病患進行採檢把關,而跨國傳染病聯合防治已是未來趨勢,未雨綢繆之道是早日研發新藥。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