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勞工與國家 都成可拋式

2010-03-01 中國時報 【呂紹煒】

 全球化之後,先是勞工變成「可拋式」,金融風暴後,連國家也漸漸變成「可拋式」了。

 傳統的企業與雇員之間,除了工作契約外,總有一些「溢於言外」的其它關係,如企業主視員工為家人,對員工善盡照顧以及對所在地區善盡社會責任;員工也回報以忠誠效力。某些企業總部所在地,往往也成為當地的「象徵與榮耀」,八○年代時,日本的終生雇用制甚至被視為一個「典範」。

 不過,全球化帶來的新競爭,讓這種關係大變。先是生產廠房外移到成本較低廉地區,然後是產品的委外;接著配合無遠弗屆的網路,從電話中心、會計、到人事,除了CEO,因為要領超級高薪無法外包外,幾乎所有的事務都可「外包」。

 當外包還不足以因應激烈的成本競爭,或是市場要求的高獲利時,連公司正職也開始外包,大量的派遣人力取代正職員工,企業降低成本,而且隨時可由「對員工承諾」的包袱中脫身。金融海嘯時,奇美電財務緊縮,最先被推下鐵達尼號者就是派遣員工。派遣員工,真的是「可拋式」耶!

 官方資料,九一到九七年,全體受雇人數平均每年增加二.○五%,但以人力派遣為主的「支援服務業」成長十四.五四%,高居各業首位。國內臨時與人力派遣受雇者占全體就業者比例,九七年是四.七八%,去年升到五.○四%,人數超過五十一萬人,其中以事務與服務工作者居多。可拋式勞工「受歡迎」程度由此可見,預估未來還會持續增加。

 不過,勞工們不要太難過,從產創條例引發的科技界大老們的不滿來看,咱們的國家,也快變可拋式了。

 先是對產創條例草案三十條有獨厚外資、給予優惠稅率之條款,鴻海郭台銘為此發了一頓火,還揚言如通過就可能不再投資台灣、鴻海總部遷離開台灣。但之後三十條確定被拿掉,換宏碁董事長王振堂不高興了,他說這是逼大企業出走,還說有五、六個國家在爭取宏碁去該國設立營運總部。

 這些話都顯示,在這些「大到不能走」的跨國企業眼中,國家也是「可拋式」─只要我不爽你。無獨有偶,金融海嘯後,英國一度有意緊縮對金融機構的監管,也是有大銀行揚言「考慮把總部遷移到其它國家」,害得英國政府進退維谷。

 歷史,似乎很諷刺。過去,大家批評國家、政府是為資本家服務,以大財團與大企業的利益為利益,似乎國家與企業同陣線,勞工在對立面。但,當企業長大、而且「大到不能走」後,國家對大企業而言,也變成可拋式。第一次,國家真正與勞工站在「同一陣線」─同樣都是大企業的「可拋式工具」。

 未來營所稅率就要調到廿%,產創的優惠稅率十五%,差距五個百分點;而其限全球五百大的資格,國內大概只有宏碁等三、四家企業可享受。很好奇的是,如果宏碁還是由較具社會責任感的施振榮負責,他是否會為了這五%宏碁獨享的稅率優惠,說出這番話呢?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