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心考生 教育部該看上還是看下

* 2010-03-04

* 中國時報

* 【本報訊】

   在今年大學學測結束之後,台灣的家長與學生都有普遍的不滿與無奈。家長學生不滿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數學科考題太難,整體平均分數只有三十二分。在大學各科系普遍採計數學成績的前提下,一旦數學科題目太難,其結果就是對於文史社會科考生不利,但對於數理科考生則有利。無怪乎教育部高教司司長自己都承認,現制不利於子女選擇文法社會類組。

   除了數學太難之外,另一科廣受批評的科目,則是國文科所考的修辭學。修辭學的內涵多是中文的文法與語法;對於所有以母語學習中文的考生而言,這是一門與語文能力全無干係的無聊知識。所有的語言學家都知道,只有學習外國語才需要用文法教學,而在母語學習中強加文法語法學習,那是全無必要的干擾,只有折挫學習興趣的反效果。修辭學納入考題早在數年前已經廣受社會抨擊,沒想到銷聲匿跡數年之後竟然又再度還魂,重新在今年學測中出現。原本學生們錯以為他們已經不必再理會那句法類比的無聊名詞,但在今年學測之後,恐怕不得不再繃緊神經,重新熟練那些惱人的語句規則了。由於修辭考題與文學能力無關,考修辭學相對而言又是變相的有利於數理考生。

   高教司司長的發言雖然坦白,但看在一般民眾眼中卻是一肚子火。高教司是高等教育的主管單位,司長自己覺得目前的高教政策不合理,當然就該去設法調整政策、改變現制。但主管司長不此之圖,卻只是表達其子女科系之取向選擇,令人遺憾。對大多數家長而言,他們更是對考題與教育的扭曲感到無奈。子女教育的痛苦也許只有中學的六年時間,故家長們對教育發聲往往也只是斷斷續續。然而年年都有基測學測,也都有成千上萬的受苦考生,負責任的教育主管機關沒有理由放著不合理的制度不管啊!

   然而,外界如果仔細檢視教育部的政策就會發現,其重點似乎有「看上不看下」的傾向。過去半年該部的重要政策包括大陸學歷採認、開放陸生來台、興建三百座學校游泳池等大項。這些政策看起來彼此不相干,卻都有一些共通點。第一,所推政策都無涉一般熟知的核心教育問題(諸如升學、教材、師資),而是些行政認證與體育活動等。第二,所推政策都是馬總統的政見或所喜好的運動(如游泳),卻與吳揆所強調的庶民感受無關。第三,當外界對教育政策有所質疑時,該部對學歷、陸生、泳池所做的回應資料充分且非常積極,但對於學測的抨擊教育部卻幾乎不太理會,把事情的責任切割給大考中心。

   吳部長不但在市府任內深受當時的馬市長信賴,且在國民黨內也有相當的基層實力。八年前,他就曾經代表國民黨參選台南地方首長;八年後的今天,吳部長也出現在地方政治人物的造勢場合,又是該黨請纓上陣的大紅人。吳部長極力貫徹總統的政見與想法,當然是極為受器重的政務官。只是教育部這個部會的性質與一般工程會、經濟部極為不同,也需要不同的為政思惟。

   一般部會未必直接接觸廣大的民眾,但教育部施政卻直接影響數百萬的考生與家長,其政策大概是與「民怨」關係最深最強的。一般部會的政策就算對人民或企業稍有損傷,但大企業動輒遊說施壓,也能輕易扭轉政策的不良影響。唯有中學生,論年紀未及弱冠、論人格未臻成熟,只能在基測、學測、指考、推甄的既有制度中載沉載浮、任人宰割。教育部如果能對這一群最弱勢的孩子投注關心、改變制度、減少痛苦於萬一,那都是勝造七級浮屠的大功德。但若主管單位只看上不看下,只見長官不見庶民,那麼當然就會有不能小覷的庶民痛苦了。

 

 教育部長確實不好做;往上看,是與核心教育議題不相干的馬總統政策;往下看,則是吳院長最關心的庶民考生痛苦。往政黨看,有地方選舉為黨出征的召喚;往人民看,則是一大群在補習班打滾折磨的學童。在慘烈學測之後,吳部長會不會稍微調整一下他上下之間的關注比重,恐怕是外界觀察的重點。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