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與寬容(王清峰)

2010年03月11日蘋果日報

「人類生命不可剝奪,是凌駕所有法律的至高法則」—法國大文豪.維克多.雨果

死刑是最危險的刑罰。從事審判的是「人」,而不是「神」,同樣的一套證據可能因法官的判斷不同而做出不一樣的判決,甚至使被告在死刑與無罪之間徘徊,蘇建和案是一例,最近定讞的殺害員警林安順案,亦復如是。

死刑的存在或可使人心安,但實際上並無嚇阻犯罪的功能。過去戒嚴時期,結夥搶劫是不分首從,唯一死刑的重罪,但搶劫案件仍不斷發生。這4年來雖未執行死刑,檢察官起訴涉及殺害生命的案件反而有逐年遞減的趨勢。

死刑是最殘酷的刑罰。政府應帶頭尊重生命,並教育民眾尊重生命。孔子說:「不教而殺謂之虐」,是《論語》所謂之四惡之一。無論是學校,還是監獄,永遠不能放棄教化。

個人20多年來為被害人的人權而奮鬥,對於被害人及家屬的傷痛感同身受,也願全力照顧。上任後隨即在去年修訂《犯罪被害人保護法》,除死亡及重傷外,將性侵被害人納入補償及照顧的對象,並增列精神慰撫金為補償項目之一。對於如何更妥適照顧被害人,個人未曾一刻忘懷。

殺人償命!然而仍償不了命,徒然使另一個家庭陷入永遠無法啟口的傷痛中。死刑是為了要將加害人與這個社會隔離,以策安全,但與社會隔離的方式,死刑並非唯一可行的選擇。

廢除死刑是世界人權的思潮,「人人有權享有生命、自由與人身安全」(1948年世界人權宣言)。目前全世界有104個國家廢除死刑,實際上超過10年不執行死刑的國家有35個,合計139個國家,佔7成以上。即使維持死刑的58個國家,目前執行死刑的也只有25個國家。

廢死政策的形成是需要時間,暫停執行死刑則是希望讓「理性與寬容」能有充裕發酵的時間。台灣即使無法一步到位,卻不能故步自封。

雖然台灣近年來的民調,有四分之三的民意反對廢除死刑,但若有配套措施,支持廢除死刑的民意則超過5成,若死刑犯悔改可否改判無期徒刑,亦有65.5%贊成,顯然民眾在理性上仍可接受廢除死刑。在此情況下,政府有責任在暫緩執行死刑的時間裡,提出完整的配套措施,爭取民眾的支持。

依憲法保障生命權

關於廢除死刑,本人與政務次長黃世銘先生的理念一致,但黃政次認為已定讞者應執行。司法人的想法,我可以理解,不會稍減我對他的敬重。但從憲法及人權的角度,依現行《憲法》的規定,生命權必須保障,縱使為了防止妨害他人自由、維護社會秩序等理由,也只能「限制」,不能「剝奪」生命權。廢除死刑是為了確保生命權。人死不可能復活,確保生命權不應該是未來的事,必須是現在進行式。再者,司法定讞的案件,如被赦免,可不執行;若聲請釋憲、提起非常上訴或再審,亦可暫不執行。

法務部已成立「逐步廢除死刑研究推動小組」來研議相關措施,規劃提出廢除死刑相關配套方案,包括如何強化治安、更完善保護被害人、廢除後的刑罰替代方案(例如:終身監禁或無期徒刑但有更嚴格的假釋門檻)等等,讓我們提出的替代措施,讓民眾放心、被害人安心,並給死刑犯一個自新贖罪與補償被害人的機會。

死刑的存在,不但沒有遏阻犯罪的作用,反而有使人民殘忍化的不良後果。當我們的經貿擁抱全世界的同時,希望在死刑的議題上,也可以跟得上時代潮流。

讓寬容的力量大於復仇的怨恨,讓理性說服心理上的恐懼。希望有朝一日當人家問到台灣還有死刑嗎?我們可以驕傲的說:這個美麗的島沒有死刑!

作者為法務部長

創作者介紹

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系 哲學與公共事務研究室 Philosophy and Public Affairs Research Group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NetSpider
  • 想想清楚

    佛教的「因果輪迴」觀念其實來自於道教。
    但佛教的原則是,多造善因來減少惡果。
    以「業」來說,你殺人越多,你「挨一刀」的業就更多。
    不是生命價值的問題,是要你體會「挨一刀」前後的感覺。
    這些無可替代,那些講「人權」的也根本沒有搞清楚。
    王清峰小姐,妳看懂了佛教哲學沒有我不知道,但是把法律和
    人權混在一起討論,是不會有結果的。
  • yaksa
  • 太多人沒弄清楚別人的思維就恣意批評
    本文的核心理念是「人不可剝奪他人生命,無論他曾做過什麼事」
    與因果輪迴無關,也與佛教道教教義無關

    如果有人基於懼怕因果而主張廢死,你自可拿你知道的佛教哲學駁他
    但其實主張廢死的人各自有不同的理由,請不要擅自混為一談
  • LuRan
  • 如果誰殺了我親人,就算沒被判死刑,我也會殺了他。
    別假裝高尚了,用這麼多理性來裝模作樣,
    有選擇性的就不是理性與寬容,我不相信
    如果阿扁被判死刑,王清峰還會反對死刑。
    我也不相信,如果王清峰的女兒被殺死,
    跟白小燕一樣,她還會反對死刑。
    她應該要做的,是讓司法更公正,讓刑求絕跡,
    讓檢察官與司法不隨著媒體與政治起舞,
    如果司法不能杜絕冤枉,不能杜絕陷人入罪,
    不但死刑該反對,連羈押都該反對,如果司法
    有公信,再來談死刑存廢也不遲,問題是,
    王清峰絕無能力作到司法改革的,因為她自己
    就是讓司法變成笑話的推手。
  • 沙沙
  • 我相性殺人犯,也不是天生就要殺人應該有不得已的苦衷
    或者父母的溺愛,情人的背叛,朋友的無情
    雖然殺人犯犯了不可以的錯誤,不過有心回改,還不算太晚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