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綁架健保 治標不治本 

【聯合報╱蕭慶倫/哈佛大學教授、台灣健保第一期規劃總顧問(美國麻州)】

2010.03.17 03:12 am 

全民健保是台灣的一個社會建設奇蹟,受到世界各國的廣泛注目和中國大陸的羨慕。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美國廣播公司、PBS Frontline、以及《Health Affairs》等權威人士和期刊皆報導台灣健保,公認台灣提供了其他國家可學習的重要典範。然而,如此值得引以為傲的社會成就,卻因為政黨的割喉競爭,面臨重大危機。 

健保虧損幅度持續增加,至去年底為止總計已達五百八十八億。健保虧損的主因非如一般的誤解,來自於資源浪費和藥價黑洞。當然這些缺點需要處理,但是它們只是導致財務問題發生的一小部分原因。 

健保虧損的主因其實很簡單。每個先進國家中,因為人口老化、人們要求更高的醫療品質、用最新的科技與昂貴藥品,醫療費用的上漲一定都高於薪資的成長速度。OECD中十五個主要國家,過去廿年來平均每人的醫療費用年成長百分之六,但是生產毛額年成長率只有百分之四。因此,這些國家都必須定期調漲保費。台灣並不例外。 

廿年前健保規劃小組在設計之初,便建議應立法建立長期(廿五年)的費率自動調整方案,使健保能適時調整保費確保財務平衡。然而,這項建議在立法過程中未被採納,於是埋下一個定時的赤字炸彈。如今,馬政府必須認真審視這個問題,除去最根本的禍根。 

沒有完善的保費調整制度,就像人體有了癌症。這癌症慢慢將全民健保的養分奪走,健保連年的赤字已經危害到其正常運作。 

台灣健保最受到外界讚揚的是,不但健保給付項目相當廣泛,民眾就醫也方便,全民都能享受到完善的照顧。但是,在資金匱乏的情形下,首當其衝的還是民眾的就醫權利和醫療的品質。過去幾年來,不僅重症病患被當人球的事件時有所聞,連一般病人就診也需大排長龍。各大醫院病床一位難求,處方有時也因成本考量換成較便宜的替代藥物。醫療成本不斷壓縮,醫事人員面臨無法發揮其專業能力的窘境。長久下去,導致品質惡化,就醫困難,民眾和醫師都漸漸失去對健保的信心。這樣一來,健保終究會垮,過去的努力都將灰飛煙滅,對於人民福祉的傷害,也將難以估計。 

健保現在的病況,是目前政黨惡鬥造成的。只要執政黨提出任何治療這個「癌症」的政策,不管內容為何,在野黨便會為反對而反對。政治綁架政策,民眾權益只能成為這病態環境下的犧牲品。 

差別費率方案只能治標。第一年兩百七十億的收入,或許可緩解一、兩年的財務狀況。但是健保真正需要的是治本之道方能永續經營。二代健保規劃將保費計算基礎由個人薪資所得改成家戶總所得是個相當正確的改革方向。將非薪資所得納入計算,不但擴大計費基礎,更提高了整體公平性。 

除此之外,台灣同時也應進行給付制度的改革。按項目支付的方式,不僅容易產生浪費,醫療照護也缺乏連續性。論人計酬(capitation)合併成效支付(pay for performance)不僅可以抑制資源的浪費,也可以有效整合醫療服務的提供。在慢性病患日益增多的今天,整合醫療照護,才能將台灣的醫療品質帶向二十一世紀的水準。

創作者介紹

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系 哲學與公共事務研究室 Philosophy and Public Affairs Research Group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