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筆記/健康與疾病的妄想

【聯合報╱張耀懋】 2010.04.16 02:13 am

一九八五年,台灣開辦全民健保,那一年全國健保加自費醫療是三千八百五十六億元。到了前年,醫療總支出為七千八百八十五億。十三年間,只增加一百七十萬人,總支出暴漲一倍餘;平均壽命從七十五歲升至七十八點五七歲,僅多活三點五七歲。

生命真的很可「貴」,砸很多錢,才換得多活一分鐘。

以金錢衡量生命價值,不太恰當;但攤開生命財務報表,我們延長生命的醫療成本愈墊愈高。原本後防的重裝備健檢,一路往前線拉,招徠病患,也拉升支出,醫療對這些高規格檢查的細微異常其實無能為力。

人們投下更多的金錢,買到的卻是在等待與觀察中惴惴不安。在高貴的精密儀器前,我們只有更多顫慄。

為了「提早發現」,疾病定義不斷被擴大,疾病認定值一微幅下修,就表示愈多人身陷醫療大網中,卻未必可「提早治療」,遑論早日恢復健康。

有時真讓人懷疑:買的是「健康檢查」,還是「疾病銷售」。

許多慢性病守則開宗明義都是要人:「規律生活,飲食正常、多運動」,不得已才用藥治療。前者可能一毛不花,後者卻讓我們年耗七千多億。光是一年花在減肥的醫療支出,即足以供許多每晚餓肚皮上床的兒童多活些歲月。

健保水庫空了,醫療支出直直竄,因素盤根錯節;但是,醫院軍備競賽、生活醫療化、醫療商品化,讓周遭充斥各種「專業言論」,就等著「喚醒」不自覺的病人,或製造更多懷著疾病妄想的「健康病患」,掏腰包購買健康糖衣包裹的疾病恐懼藥丸。

醫學愈進步了,醫療儀器也愈高貴了;人,似乎越來越不健康。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