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夾成香腸嘴… 學生終身痛

【聯合報╱施懿容/金融業(彰縣田中)】

2010.04.24 01:38 am

拜讀昨天聯合報「老師叫我自打耳光」小一生懼學的報導,讓筆者勾起學生時代的回憶。在我剛讀小一時,因還不太適應從幼稚園轉換到國小的新生活,有次上課鐘響後,我還繼續跟隔壁同學聊天。

當時師長嚴厲指責我後,打了我一個大巴掌,接著便拿起夾考卷專用的「超級大鐵夾子」夾住我的嘴唇,讓我站在全班同學面前罰站直到下課。當時的我羞愧得無地自容,眼淚不停的流,事後我的嘴巴腫得像香腸嘴,又被同儕取笑捉弄。

剛上小學不久就經歷如此的「震撼教育」,有一段時間我非常害怕去上學,要去學校前我都會腹痛、冷汗直流,整個人坐立難安。這雖已經是很久之前的往事了,但清晰的影像偶爾還是會在我腦海裡不停的重演,諷刺的是當時這位施暴的教師,還是家長們口中掛保證的「明星老師」。

教師不當的體罰,真的會讓學生一輩子身心受創,永遠都會記得。情緒是每個人都會有的,但當你面對小一新生時,是否應該用更高的EQ和耐心來教導他們?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