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機遇(黎智英)

2010年05月12日蘋果日報

來了台灣十年,我對其政治逐漸失去興趣。台灣政治是鬥爭的政治。兩黨鬥爭激烈不是個問題,只要議題有意義,鬥爭激烈天經地義。可是藍綠是為爭鬥而爭鬥,志在互相消耗,包括彼此的政治尊嚴,政客之間應有的尊重,以致精力、時間和國家的政治質素與實質資源,通通都給消耗掉。叫囂愛台灣的政客們愛的只是他們自己。

台灣文化經濟生態面對的現實是,台灣不可能獨善其身。沒有大陸的市場,不跟大陸作社會交流融合,台灣只是個被孤立的小島。孤島無疑可以生存下去,卻難以國泰民安。可是不跟大陸互動交流,台灣的人才文化社會市場都必定凋零。中國有龐大的人才、市場和資金,那是台灣的機遇而非災難:生意的規模大了、人才多了,台灣的企業才能提高效率更上層樓,令經濟更繁榮。

借助大陸市場崛起

中國的崛起令整個世界的政治經濟文化生態起了革命性的改變,在嶄新的世界政治經濟文化主流下,台灣必須努力適應、不能獨善其身,否則孤掌難鳴,怎撐得下去?台灣的唯一選擇是化世界潮流的急變為機會,借助大陸龐大的市場和資源以圖強,非如此台灣企業發展不出足以吸引大陸精英的規模,甚至本地精英亦會因為欠缺發展機會而流失掉。

台灣企業應借助大陸的龐大市場以提高效率,從而匯聚更多的精英,創造更高質素的企業、提升經濟格局。精英匯聚,台灣經濟才可以吸引到外資。是的,中國一定會阻撓台灣跟別的國家建立FTA(Free Trade Agreement,自由貿易協定)關係,但中國卻不能阻撓外資到台灣來。台灣現今缺乏外資,除非經濟格局有所突破,否則即使有了FTA也不會吸引到外資。中國的龐大市場及充沛的人才可以幫台灣作經濟上的突破。跟大陸市場融合是台灣參與全球主流經濟活動的必經通道。

到了今天,誰也阻擋不了兩岸文化、社會、市場的進一步交流融合。在這嶄新的生態環境裡再也找不到孤立的路標,不管你如何痛恨中共,也不得不與狼共舞。這是台灣的唯一出路,積極面對,這才會成為令台灣發光的大道。台灣有完善的政治、社會制度和紮實的民間組織,加上大陸的市場、人才和資金,那又怎不令台灣如虎添翼?

找遍整個中國大陸,哪個地方是像台灣那樣,有民主的體制,建基於倫理道德的社會制度,宗教資訊自由,蓬勃的民間組織、社工網絡?有法治、強大民間組織、社會基礎穩定的台灣又怎不是整個大中華的投資寶地?整個大中華市場,哪個地方有台灣般的社會和政治優勢?從投資的角度來看,跟同樣規模、效率和人才的中國企業比,台灣的優勢立竿見影。

這是台灣的市場和文化面臨蛻變的大時代。在這改天換日的歷史性時刻,時勢是站在台灣的一邊。台灣沒有不乘勢而起的選擇。

中國無疑想透過ECFA在社會、文化和經濟領域跟台灣建立更緊密的關係,藉此為兩岸統一締造更有利的條件。傻佬都知道大陸的最終目的是統一台灣,問題是大陸會否得逞?誰都知道中短期內兩岸不可能政治統一,除非中國也有民主政制;在此之先,要達到這個目標,大陸必定要從社會、文化、經濟的領域入手,加強交流以建立更密切的關係。

中國的如意算盤無疑是,當台灣對大陸的倚賴大了,便可以進行滲透,侵蝕台灣的政治體制。這不可能是個無中生有的想法,可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管中國的目的是什麼,到頭來那都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而已。

豈敢摧毀民主政制

要從2300萬人手中拿走民主政制,將台灣併入一國兩制的圈套,中共可以怎樣做?一、中共可以直接從人民手中搶走控制台灣人民的權力,也就是由台灣人民投票接受一國兩制。除非台灣爆發瘟疫,令所有人都瘋了,否則這樣的事情是絕對沒有可能的。誰會自願放棄民主政制下享有的自由把自己關進獨裁者的囚牢?即使是天天在叫喊統一!統一!的傻佬也不會癲狂至放棄現今逍遙自在的生活,選擇思想坐牢吧。

二、八九年的民運釀成天安門大屠殺,今日的中國還可以重演這種蓄意殺害人民的暴行嗎?不可能!那個時候,中共的發言人袁木說,解放軍沒有在天安門殺過一個人,那肯定是謊言。不管中共在那一天是殺害了幾千人或幾百人,有今日資訊科技的透視威力,在全世界的監視下,中共再暴戾瘋狂也不敢再那麼放肆吧!

中共要是以暴力打垮台灣的民主政制,那要殺多少人才可以叫台灣人民屈服?30萬?50萬?中共有可能在舉世眾目睽睽之下屠殺幾十萬台灣人嗎?絕不可能。今日資訊影像透明,沒有任何文明國家可以做這樣的事。這不是個國際法的問題,而是不為普世人權道德價值所容。

以前,毛澤東和海珊般的暴君可以這樣做,但以今日的人權道德標準,那是不可思議的魔鬼行為。今日中國以泱泱大國自居,更要在國際舞台扮演個領導的角色,那又焉能削低自己的人權道德標準?那麼中國又豈敢摧毀台灣的民主政制、屠殺台灣人民,更莫說是要殺這麼多人了!絕對沒有可能!

退一萬步而言,即使中共真這樣做,那非但會為全世界人民所唾棄,中共自己更會馬上垮台,而所有中國人亦從此被視為野蠻民族,永遠在羞辱中沉淪,永遠抬不起頭來,永遠翻不起身。即使是世上最野蠻的暴君也付不起這樣的代價。只消想一想便知道,中共從台灣人民手中奪走民主是天方夜譚而已。

兩岸最終有可能統一嗎?有可能。不過這必須是中國大陸也有了民主政制之後的事,而整個統一的過程將會是個歷史自然演進的過程,而不是以粗暴手段促成的人為結果。

ECFA協議可能為兩岸帶來的社會文化市場統合,固然給台灣提供充沛的人才,增加台灣企業的競爭力,帶動台灣經濟走向世界級的質素和標準,然而台灣從中得到的最大好處倒還是中國大陸致命的弱點所締造的機會。中共剝奪人民輿論自由和知情權、拑制思想,以思想形態的鎮壓建立有效的統治,他們絕對不會放棄這個獨裁專制的體制,而這個體制也就給台灣文化事業造就了千載難逢的機遇。

科技克服獨裁控制

例如中國大陸的電影、電視以敏感的國共歷史和政治人物為禁區,不許影射政府或領導人,不能觸及公安貪污、黑道惡行的題材,亦不得描繪鬼神迷信社會現象,更莫說是政治、社會以至人性的陰暗面。這也就是說,所有公共媒體都不得反映社會、政治、人性的陰暗面。諸般禁制,這會令人多麼洩氣?令創作人多麼氣餒?

這麼一來,為了爭取自由的空間,文化產業和人才又怎不都遷到台灣這塊全中國唯一有民主自由的地方來發展?中國經濟崛起,文化隨之,中國文化復興可期,而台灣將會成為復興中國文化的溫床。在我看來,這才是台灣在兩岸交流中最重要的機遇。

沒有ECFA協議下的兩岸文化社會交流,台灣很難成為新的大中華文化中心,因為空氣中的思想交流不可能產生推動文化演變的動力,這個動力只能來自共同實質生活的交流互動。ECFA協議給兩岸文化的交流互動提供環境和條件。

也許你會問:中共既然禁制資訊自由,中國大陸人民又怎能參與台灣的文化產業活動?科技已在消除當中的障礙。大陸同胞很快便可以收看台灣及海外的文化產品,他們只消透過海外的朋友,Facebook等社交網頁的中間人,利用person-to-person的技術便可以攀過政府築起的資訊圍牆,自由自在地看到所有的海外文化產品和節目。

科技已克服了獨裁者的資訊控制。這也是Google撤出中國,將中國總部設在香港的原因。他們熟悉科技發展,知道他們最後得到的將要比現在失去的多許多,許多。不過這是題外話了。當然,台灣對大陸和全世界開放市場,產業或多或少會受到衝擊,故此政府當前的責任必須是保障農業及別些同樣大受衝擊的產業有充分的時間適應新的形勢。

作者為香港壹傳媒主席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