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只帶給牙買加暴力與犯罪

《Independence only brought crime and violence to Jamaica》

前殖民地對於權力的態度就是過去舊奴隸農莊殘酷的態度。

作者  Ian Thomson’s The Dead Yard: A Story of Modern Jamaica is the winner of the Ondaatje Prize 2010

編譯 江承緯 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研究所、哲學與公共事務研究室

在這麼多年英國的繁榮和興盛之後,牙買加發生了什麼事?在1962年早期獨立之後,毒梟掌握了牙買加。首都金士頓發布警報,武裝幫派、腐敗的警政系統和冷漠的政客讓這個城市陷入破壞與幫派戰爭之中,謀殺發生在光天化日之下。隨著每年在這個少於三百萬人口的國家,竟有1500起的謀殺案比率,使得牙買加現在和南非與哥倫比亞,成為了世界上最暴力的國家之一。

事實上對於大多數的牙買加人來說,從英國獨立之後帶來的只有失望,在金士頓城區的貧民已經不再尊敬英國,看待英國為「祖國」。因為讓牙買加人感到失望與震驚的是現在需要簽證才能入境英國。基於金士頓現在已經成為古柯鹼在整個西印度流通的主要樞紐,工黨在2003年通過的法案,企圖阻止牙買加人運送毒品進入英國的情況。然而對多數牙買加人來說,要到英國探望親人和朋友,簽證的需求確實深深的冒犯了他們。

不同於英國,美國每年吸收了15000名的牙買加移民。在「小牙買加」布魯克林,許多藥頭曾經在金士頓的黑幫老大手下作學徒,美國的饒舌文化於是有了豐富的轉變。裝配上帶有幫派名稱如“Soprano”, “Pistola” 和“Vendetta”的汽車輪圈,在金士頓的住宅區Tivoli Gardens蔚為風尚。Nike的球鞋和條紋運動褲的穿著風格,成為了夢想取得綠卡的牙買加青年,用以吹噓的重要部分。牙買加現在是加勒比海地區中,半個美國的前哨站。估計在輸入牙買加的產品,有55百分比的貨物是來自於美國,這不只是包括糖、汽車與電子產品,同時也包括槍支。美國對於槍械管制的法律,致命性地成就了金士頓的軍火運輸。

過去三個世紀以來,牙買加是英國以作為戰利品,不人道的方式所奴役的眾多殖民地中最閃亮的鑽石,成就了英國在18世紀時在蔗糖貿易的繁榮。然而許多牙買加人依然抱持著在英國統治之下的牙買加更好的觀點,他們認為在聯合國最後的一次干預,以及美國開始試圖加深其影響力時,許多新興國家已經失去了某些東西。曾經有一個牙買加人(肯定不是無差別主義者)問我:牙買加在獨立之後到底做了什麼?

隨著1962年的希望之後,過去奴隸制度的系統進化了,政客們開始提供工作、保護和金錢,還有迷幻藥與軍火,交換這些支持者的忠誠。這種對於權力的態度,出現在過去奴役農莊的系統中,殘暴的行為被用來對付沒有反抗能力的人們,而居住在貧民窟的年輕人們,渴望有天也能成為統治者。在牙買加,政治與犯罪間有著無庸置疑的連結。政客們選擇讓窮困者繼續窮困,這是他們刻意經營的結果。

對一個經歷了三個世紀被奴役與鞭笞的社會,像是Christopher “Dudus” Coke這樣的強人就成為了農莊的新主人,同時以一種羅賓漢式的形象被景仰。這樣的人雖然是法律的破壞者,但同時是維護法紀的人-一個令人敬畏的人。在缺乏適當政府管理的情況下,Coke在Tivoli Gardens的權力提升了。教堂和警政系統遷移到了上城區,慈善機構和免費食物的救濟計劃也不再願意進入貧民區了。

這些殘酷的情況被隱藏在英國無差別的統治之下,然而英國統治並不全然是暴力。(馬克思說:「牙買加的歷史展現了英國人真正的野蠻之處。」)牙買加鄉村的獨特氣質,是不能從旅遊度假村的牆後想像的。山脈、溪流與海岸讓人在記憶中留連忘返。牙買加充滿著美麗,然而這些島上的美好事物,包括音樂創作與高超的傑出體育表現,卻因為當地的人為暴力所掩蓋,在這個擁槍自重,殺人成為榮耀的象徵的牙買加。

http://www.timesonline.co.uk/tol/comment/columnists/guest_contributors/article7139364.ece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