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天免疫不全 歐元能否存續?

【聯合報╱歐陽承新/中華經濟研究院國際經濟所研究員(台北市)】

 

2010.06.07 02:14 am

 

金融海嘯造成的全球經濟衰退,看來行將結束,但歐洲的主權債信危機卻接棒演出,最先被點名的是希臘;之後,不同組合的歐元區「問題國家」紛紛現形;及至近日,國際焦點已轉向歐元能否存續的問題。

 

從機制設計的完備性出發,歐元區最常遭詬病的缺陷,在於區內貨幣主權歸一,但財政權分散的不對稱結構。主事機構並非不知創建經濟貨幣聯盟,財政政策也應該統籌管理的道理;歐體分別於一九九一年和一九九七年通過「馬斯垂克條約」和「安定暨成長協定」作為補充,目的在規範並強化整體財政紀律、防堵歐元區成員國變相運用非貨幣手段(如過度舉債)解決國內經濟問題,以便為歐洲央行貫徹單一貨幣政策奠定必要的運作基礎。惜後來違約國家日多,這兩套約束已形同具文,無從對違約國執行罰則;更何況,在全球衍生金融商品氾濫成災的背景下,歐洲央行對成員國通過「貨幣交換」「合法」美化(短期)經濟數據並無明文限制。二○○ 一年希臘政府聘雇高盛助其加入歐元區就是運用這種手法。歐盟沒能在事前建構防止歐元區成員國廢弛財政紀律的配套機制,確是設計上的一大盲點。

 

從運作面看,歐元所以出現「後天免疫不全」,很大一部分是出於整合進程「祇能前進,不容後退」的單向運動規律;簡稱「不可逆轉」的規律包括三部分:一是歐元幣別組合的成分、權重和(內部)兌換率一次確定(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卅一日),不能變動;二是歐元區無退場機制;三是歐元區祇能擴大不能縮減,即令面對不可抗力需要拆夥,但並無法律依據。歐元的設計師壓根沒想到,或想到但並未研議相關條款,喪失競爭力的個別國家(如愛爾蘭)退出才是避免貨幣聯盟解體、增強整體競爭力的必要手段;他們也未能預見歐元區的「整合紅利」大到難以抗拒,以致引進了特洛伊木馬(希臘),而且尾大不掉。

 

從貨幣領導權大戰的角度探視,儘管沒有證據證明歐元區現今的災難是「被設計」出來的,但歐元自發行以來,侵吞了美元的版圖和美國龐大的經濟利益,美方展開反撲完全可以想見。二○○九年底以來,美國信評公司對南歐諸國降評在先,華爾街的禿鷹集團號召放空歐元、金融巫師唱衰歐元在後,長期反歐元的學者(如克魯曼)、政客(如前財長鮑爾森)、媒體(如經濟學人、Strafor),輪番叫陣。但如論財稅問題的嚴峻程度,美國祇有過之而無不及。離奇的是美債至今仍駐留在3A級。三月間,穆迪向投資人發出若干美國3A級的主權債信風險升高,但立即引來證管會對穆迪展開調查的通知及財長蓋特納的反駁。

 

歐元落難,全球股市狂瀉、外國央行和機構投資人棄歐債而就美債,反觀,九一一至今疲弱已極的美元卻死裏逃生,美元資產炙手可熱;充分顯示從希臘下手狙擊歐元,成功轉移了世人焦點,形似亞洲金融危機的翻版(從泰國下手,目標是香港回歸後的人民幣),作為頭鳥的禿鷹索羅斯一馬當先,還是幹他的老本行,德法兩國新生代政治家正面臨最嚴酷考驗。

創作者介紹

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系 哲學與公共事務研究室 Philosophy and Public Affairs Research Group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