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捷運求快?串連北都!

【聯合報╱任恆毅/台灣鐵道與國土規劃學會籌備會發言人(桃縣中壢)】

2010.06.08 02:21 am

馬總統關切機場捷運,希望台北車站到桃園機場的時間從卅五分鐘降到廿五分鐘,甚至廿分鐘,桃園機場才有所謂的競爭力。馬總統對機場捷運的認知就是要快,這點沒有錯,問題是機場捷運在設計與興建的時候,就沒有考慮要快,而是考慮沿線的土地開發。這自然與當時的政策有關,如今在高鐵局已經執行到中途才說要修改,只怕是難上加難。

 

其實若從國土規劃角度來看,機場捷運將可串連台北、五股、林口以至於大園、中壢,完成北北桃西側的路廊,帶動人口的移動,降低台北市的居住需求。若宏觀一點,這條機場捷運加上中壢、台北間之台鐵捷運化路線,就是現成的區域環狀捷運線,一個可以媲美東京大山手線的環狀捷運,將台北市、新北市、桃園結合而成的北部都會隱然成形。

 

再者,若是從非以台北為中核的角度來看,其實機場捷運對於桃園機場的可及性改善還不小。譬如中南部民眾即可從高鐵桃園站就地利用機場捷運直接連結至桃園機場,而新北市的五股及林口地區到機場的便利性也大幅提高。

 

如果再宏觀點,從北台灣擴至整個台灣西部,高鐵不也是串連台灣五都與雲嘉南平原的重要路廊。

 

雲嘉南地區有著極佳的居住品質,可是當地青壯人口多外出都會工作,隔代教養問題嚴重,如果可以將當地妥為規劃,成為適合三代同堂的台灣最佳低密度開發生活區域,吸引三代家庭遷入。一方面引導在地發展健康與教、養、衛等相關服務產業;另方面也藉由高鐵,讓平日在都會區租屋生活工作的壯年能於周末期間輕鬆地在短時間內回到家中,三代歡聚,也紓解了都會區的住宅需求壓力,這不正是國土規劃的目的之一嗎?

 

比起為了解決高鐵雲嘉段地層下陷,就突發奇想的說要開發綠能產業,取代農業,刻意忽略重要的產業聚落觀念;或是隨意嚷嚷要取消雙色優惠,訂出天價的回數票價格,而不思應結合國土規劃,以合理票價,提升承載率的高鐵經營業者,真的,我們需要更宏觀地運用鐵道來妥善進行台灣的國土規劃。

 

回到機場捷運,到底台北到機場的快線還有沒有機會呢?仔細審視,其實還是大有可為。如將現存台鐵林口線高架化並延伸至機場,利用鶯歌、桃園間的三軌區間,佐以太魯閣號等級的高速列車,可能性極大。其實這個想法早已存在多年,不過台鐵的經營能力並不能讓大眾放心,而地方政府基於本位主義,對於這種通過性路線並無好感,所以總是流於紙上談兵。不過現在的政治人物也應該要宏觀,因為換縣市選舉的機會太多了,移除本位主義,民眾自然會有一條真正快速的機場快線。

創作者介紹

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系 哲學與公共事務研究室 Philosophy and Public Affairs Research Group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王相勛
  • 桃園機場想要快 我有替代方案的鬼點子

    說起來,馬總統大概只是一時興起。畢竟不是鐵道專業的人,不知道從35分鐘縮短到20分鐘的難度有多大,尤其是鋼軌捷運,摩擦係數低的運輸系統在面對千分之三十的坡度的時候,其實就跟舊山線泰安到勝興差不多了,即使是使用新型電聯車來行駛,也會面臨必須減速到五十公里以下以安全上下坡。
    綜觀世界各國的機場捷運,排除掉上海的磁浮列車與法國的不算,40公里的路程如果要二十分鐘跑完全程,無異於興建一條新的高鐵,如果要達到這個不可能的標準的話,筆者以為從現有的高鐵桃園站拉出一條延伸支線,運用高鐵系統來行駛直通列車(可以沿途各站停靠)就有可能達成。而且就這樣的做法來看,外部支出成本也會比較小,至少不會因為桃園機場捷運的直達火速特快車發生任何差錯,而讓沿線通勤旅客付出誤點的代價。各賺各的錢,互惠又雙利,豈不妙哉?
    以日本的中部國際機場為例,名古屋鐵道公司的直達列車,行駛35公里的全部路程也要28分鐘,台灣40公里要35分鐘已經很快了,如果要達到20分鐘的目標,就必須找一個路段能讓行車速度高達一百六十公里,這已經可以跟成田機場新SKYLINER相同等級了,但我國規劃當初並沒有這樣去做,就已經輸了一半了,而這樣的SKYLINER若要在機場捷運行駛的話,就必須使用對號高級列車的車種行車,才能確保乘坐舒適與安全之品質,試問我國決策高層有沒有想過這一點?
    但是,即便是如此,還有最後一個選項可供參考,就是引進與太魯閣號同級的鐘擺式高級對號電聯車,如此一來過彎時速度能提升,在不犧牲安全度與面對無法預測的外部成本的情形之下,這會是更棒的選擇。筆者曾在2005年參觀過愛知萬國博覽會,當時就是搭乘先前所述的中部國際機場直達車,此型直達車也正好就是鐘擺式電車,為三節一組的編組,調度方便,可以合併為兩組以上行車,而名古屋鐵道公司為日本中部地區最大也是最古老的私營鐵路系統(近畿日本鐵道為日本最大的私營鐵路),其所有之名古屋車站也是很老舊的車站,但是別人可以兼顧準點率、安全性與便利性,讓國際旅客與沿線通勤旅客都能滿意,我們就應該參考對方的優點!
    筆者為民國九十五年參加台鐵鐘擺式電聯車命名比賽第三名「飛魚號」的作者。
  • 王相勛
  • 補充

    建議所有人都去參考一下現在日本東京的京葉線,當初這條鐵路是從未完工的成田新幹線改變過來的,除了當年的人反對成田新幹線所帶來的噪音污染之外,更重要的是沿線的居民沒有得到半點交通上的好處,反而是現在的京葉線,讓民眾可以方便地參觀迪士尼樂園,也舒緩了來往千葉縣與東京都的繁忙交通。
    早年成田新幹線就是為了讓東京的旅客可以直達成田機場而興建,但是種種因素而被迫停工,部分的路段留作為今日的京葉線,所以當各位搭乘京葉線的電車的時候,可以見識到其土木工程水準,寬廣的月台還有規劃完善的快車線,是與新幹線同等級的。儘管京葉線的終點不是成田機場,但是對於改善千葉縣與東京都的交通,功不可沒。
    因為一般鐵路不但可以載客,還可以在非通勤時段行駛貨物列車與高級對號直達車;換言之今日京葉線的所帶來的效益,是原本成田新幹線所辦不到的,也許犧牲了時間,但是經濟效益之高,還是很受重視的。最起碼坐電車是不需要擔心高速公路塞車。
  • Benothing
  • 王先生的說法有見解,建議可以將上述內容重編,改成短篇短論投看看報社。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