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教育噩夢的開始(陳家煜)

2010年06月11日蘋果日報

 

立法院三讀通過的《工會法》首次賦予教師組工會的權利,去除「尊師重道」的封建色彩而讓老師回復本質為專門行業的一種,對國民教育而言是一種進步。但是因為台灣的國民義務教育絕大多數仍屬官辦性質,允許教師組工會,會有許多後遺症。美國最近的兩個發展,可以視為未來台灣國民教育警訊。

第一個發展是美國工會會員成長的趨勢。美國勞工部統計,2009年時受薪階層加入工會的比率為12.3%,比1983年首度統計時的20.1%大幅降低。但是政府部門員工加入工會的比率確逐漸上升,2009年時的公部門工會會員數目比私部門會員還多,儘管私人雇用的總受薪階級人數是政府員工的5倍之多。

19世紀產生的工會,原先目的是對抗資方壟斷勞動市場,而試圖奪回勞動市場談判力量的手段。經過近兩百年的發展,勞動合約在絕大多數國家都已經相當進步,而且有其他適當的法律對付不肖商人,所以工會在私人部門的日漸式微是可預期的,因為在自由市場裡,企業家得面對強大的競爭,既競爭客戶,也競爭優秀員工,理性的老闆是不可能願意讓工會綁住手腳,而勞工在自由經濟裡可自由選擇就業,也不用和一個老闆拼死活,工會自然顯得多餘。

教師工會非國家之福

但是政府員工就不一樣了。一來員工有工作保障,不用擔心被解雇,二來沒有營利的壓力,組工會沒有直接影響到誰,在政府部門及國營事業,工會活躍是必然結果。而且因為有就業保障,使得公部門工會進行街頭運動展現選票實力時,毫無窒礙,和代理選民當老闆的官員,抗爭起來特別有力,而且幾乎每吵必贏。美國如此,希臘如此,台灣也如此。政府部門受薪階級加入工會的比率會逆勢成長是想當然耳。也因為這樣,準公務員性質的台灣基層教師,儘管有工會組織得跨校的規定,未來也一定會組成工會,而且也一定會大幅參加勞工運動。這不是國家之福。

另一個美國社會的新發展是特許學校的興盛。美國採社區高中,加上中、小學教師有工會保障,沒有競爭機制,沒有汰弱扶強,中學教育一落千丈,和其他發達國家根本不能比,尤其城市內低收入的學區,問題更嚴重。美國社會最近終於了解吃大鍋飯的教師對國民教育的傷害,而漸能接受特許學校的改革。簡單地說,特許學校是官方出錢但民間經營,特許學校促成和公立學校的辦學競爭,因為特許學校不受工會限制,可以獎勵好老師,而開除壞老師,因此辦學成效良好。台灣目前高中教育有大學區的競爭壓力,辦學績效卓著,所以不需要特許學校的改革。但如果未來教師組成工會,獎勵懶散、不合作,而懲罰競爭,養成基層教師吃大鍋飯的心態之後,再加上緊接而來的社區高中政策,美式的中學教育噩夢,將會在台灣重演。

作者為加州大學聖塔克魯茲分校國際經濟學博士候選人

創作者介紹

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系 哲學與公共事務研究室 Philosophy and Public Affairs Research Group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