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fused, guilty? You must be a young mother     

泰晤士報, June 10, 2010

作者 Antonia Senior

編譯 黃名妤 國立中正大學心理學系、哲學與公共事務研究室成員

原文位址:http://www.timesonline.co.uk/tol/comment/columnists/guest_contributors/article7147048.ece

相信適合妳的,其他的就別理它了,這是我的建議。當然,妳也可以不理我。

一切都是從驗孕棒塑膠視窗裡那條線開始的。"天啊,我根本沒發覺,甚至還喝酒吃生魚片",這位準媽媽心裡想著,"那盒葉酸錠還沒打開...蘋果汁有沒有包含在嬰兒一日所需的五種蔬果營養內呢?我不是個好母親,一個壞母親和一個連眼睛都還沒長出來的可憐小東西...天啊,萬一上禮拜二吃的布利乾酪讓他長不出眼睛,那怎麼辦?” 喜悅感與愧疚感占據了孕婦的內心,並在寶寶出生前持續增強。這種愧疚感來自科學及偽科學、銷售者、媒體與廣告出版商。原本屬於孕婦的痛苦已成為有利可圖的市場。

這週PLoS醫學期刊有篇研究提到,即使是僅僅提早一個禮拜出生的早產兒,也比正常嬰兒需要更多的教育與照護。這又給了孕婦們一個重擔:媽媽們,請夾緊妳的雙腿,確定妳的寶寶"熟了"才放他出來! 母親的罪惡感並非新聞。就連聖母瑪利亞可能也頗為愧疚。遊樂場內的其他小朋友根本就不會相信他是上帝之子!我到底在想什麼?”然而,現代生活更加深了這種罪惡感。新媽媽們得變得更脆弱。我們必須改變原本的自己-無懈可擊、充滿自信並闊步前進的女孩,前途充滿了無限可能-成為更小心謹慎,隨時準備要分娩的女人。我們的視野變的更小,眼中所看到的只剩家庭、遊樂場,或許還有辦公室。對於寶寶極度的溺愛與保護他的責任使妳變的脆弱。當妳抱著寶寶的喜悅越深,也意味著失去他會越痛。如此的轉變相當痛苦、嚇人。以女性擺脫家庭主婦(傳宗接代)的枷鎖的觀點來看,也更加複雜。就如同Naomi WolfMisconceptions(一本關於母親身分的錯誤認知的書)中提到,”[懷胎八月]自給自足與獨立,兩項我最欣賞的特質,就像是企業失去了客戶般,即將歇業熄燈。我們不能因為無法得到自由就讓自己成為奴隸。但不可否認的,當妳對家庭有義務時,想要向外發展是相當困難的。

因此,我們必須面對心理與生理上艱困的過渡時期。每個媽媽都會遇到這種情景:疲倦的抱著甫出生的嬰兒,乳房如乳牛般不停地分泌乳汁,而擁腫的肚子垂在髒兮兮的睡褲上,內心想著:”天啊!我怎麼會變成這副德性?””孕婦是否能喝酒?是否能跟寶寶一起睡覺?能否讓寶寶哭?能否讓寶寶曬太陽等等母親們之間流傳著各式各樣、互相矛盾的育兒說法。這一切來自於對完美育兒術孕育完美寶寶的渴望。年紀較長、較瘦、較窮、較正直、已結婚的媽媽比較好各式各樣的理論理所當然的出現。美國一項研究發現,女同性戀的孩子在社交和學術方面的測驗得分都超過了經濟、社會背景相當的同輩。然而,一項較早期的研究顯示女同性戀和異性戀父母的孩子在發育生長過程中並無差異。這動搖了那些認為最好的父母就是一男一女同居的人的想法,但也不代表所有女同性戀都是好母親。

因此,用刻板印象去訂定一個好母親的條件既荒唐又可笑。壞母親的定義相當主觀。我覺得曬太陽、吃巧克力沒什麼,但討厭氣泡飲料,這樣我算不算一個矛盾的壞母親呢? 有的事情顯然不是個好母親該有的行為,例如將玩具沾上鎮定劑來讓孩子安靜。但大部分我們所計較的都是無關緊要的瑣事-兒子如果吃了非有機米糕,會不會突變?如果他沒有持續喝母乳六個月,會不會時常生病、過敏呢?在我母親那一代,長輩們時常在下午喝著白葡萄酒,而我們小孩子則在旁邊肆無忌憚的玩樂。但是到了我這一代就嚴謹多了,部份原因來自於提供媽媽們互相交流的網站出現。年輕媽媽選擇相信網路上沒有根據的流言,而不是向資深、已經成功將孩子撫養成人的媽媽們請益。一群Gina Ford狂熱者,會擔心孩子遲了兩分鐘沒睡午覺而擔心的跑回家,更加深了這種嚴謹的育兒方式。

否定了許多說法後,現在我也要提供一些意見:讓你的孩子玩專家級的pick’n’mix。當我在寫這篇文章時,我女兒正在育兒所內,所以我選擇相信日前的研究指出育兒所內的孩子較不易得血癌,而不相信另一項研究指出育兒所的孩子較暴躁。Alfie Kohn’s在"非制約的教養方式"一書中提到,不要誇獎也不要懲罰孩子,而我選擇接受一半。如果我再懷孕一次,一定要喝杯酒,儘管有人說要滴酒不沾,否則將會與孩子疏離。想要避免種種困擾,唯一的方法就是不要生小孩。母親的罪惡感是無可避免的,但接受這樣的自己就是最好的解脫。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