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時代-共和黨的極右化

2010-06-17 中國時報 【張鐵志】

 茶葉黨(美聯社)

 

 茶葉黨的極右翼民粹主義正在重塑美國政治的面貌,並改變共和黨的方向。 安格爾女士(Sharron Angle)上周贏得內華達州的共和黨參議員初選。她原本只是地方議員,並且政治立場極端:支持將社會安全私有化、不支持失業保險(即使內華達州是全美失業率最高的州)。她成功的主因是茶葉黨的力拱。

 安格爾並非特例。美國將在今年十一月舉行國會期中選舉,而在全美各地的初選中,各地茶葉黨都積極支持候選人參與共和黨初選,讓許多現任的或由共和黨高層所支持的候選人,面臨很大壓力。

 例如,五月初,猶他州的三任參議員班奈(Robert Bennet)沒有被當地共和黨提名,因為他保守派立場不夠強硬,且曾經支持一個跨黨派援救華爾街法案。在佛羅里達州,茶葉黨支持的候選人與原州長克里斯特在初選中競爭,克里斯特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保守派,但他曾與歐巴馬擁抱的鏡頭成為對手不斷攻擊的畫面,導致支持度不斷流失,終在四月退出初選。在亞歷桑那州,茶葉黨支持的新人強力支持反移民法,使該州現任參議員、上次代表共和黨參選總統的麥肯被迫右轉。

 最具指標性意義的是五月下旬在肯德基州的選舉。新人藍德保羅大勝由該州資深參議員、現任共和黨參議院黨鞭力挺的候選人。這名候選人有錢尼、朱利安尼等人的背書,保羅的背後則是茶葉黨,和茶葉黨的女英雄莎拉裴林。

 這場初選的結果引起全國注目,因為保羅的勝利真正代表茶葉黨勢力的崛起。他是政治立場完全符合茶葉黨:主張關閉教育部、廢除聯邦儲備理事會,強調徵稅是政府擴權;在他勝選後幾天更公開表示一九六四年通過的民權法案禁止南方餐廳種族隔離,是聯邦政府侵犯私人權利。他的父親朗保羅(Ron Paul)也是一個立場極端的政治人物,二○○八年還參選總統。《時代》雜誌最近一篇文章標題就是:「保羅父子將如何重塑美國政治?」

 茶葉黨所代表的新政治力量不只是極右派的政治價值,還是一種強調不妥協的政治態度。事實上,在歐巴馬上台後,共和黨就成為一個「說不的政黨」;沒有一個共和黨眾議員支持白宮在二○○九年一月提出的經濟刺激方案,沒有任何一個共和黨的參眾議員支持健保改革法案。但即使如此,在共和黨初選中,任何曾在國會中妥協的議員都被茶葉黨嚴厲攻擊。

 值得注意的是,茶葉黨代表的保守主義和過去幾年主導共和黨的保守主義是不同的。有人形容前者的指導是美國憲法,後者是聖經。因為後者有很強宗教性,並有種族主義色彩,他們在乎政府的道德立場更甚於政府花費。所以布希執政期間他們對民主黨的主要戰爭是關於同志婚姻、墮胎等議題的文化戰爭。茶葉黨的保守主義則是更屬於經濟性的:強調個人自由、反對政府干涉個人權利,反對徵稅。藍德保羅甚至批評新保守主義的伊拉克戰爭,因為那代表政府擴權,而新保守主義的單邊主義外交政策則可以和內政的文化保守主義接軌。

 為什麼茶葉黨的保守民粹主義可以取得如此大的影響力?

 主要原因是金融風暴造成的經濟衰退,再者是歐巴馬推動的健保法案和財政刺激方案,當然還有對歐巴馬個人的種族歧視偏見。而這一切,又由於右派電視(如福斯電視)和少數極有影響力的電台主持人所煽動。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曼曾提到,原本他以為經濟危機應該會讓民眾向左轉,但事實上很多人是向右轉,更不信任政府。但克魯曼沒有解釋為何。哥倫比亞大學教授馬克里拉最近在分析茶葉黨民粹主義時補充了一個解釋:因為金融風暴的原因或是經濟法案都太複雜,人們很難理解,只知道這會強化政府角色,而極右派名嘴們則刻意把問題簡單化,恐嚇民眾,把政府妖魔化。所以越是危機,人們越不相信政府。

 但畢竟,並非所有選民都是如此。當茶葉黨起來時,共和黨希望駕馭他們的憤怒與能量,但現在似乎是共和黨反而被茶葉黨的民粹主義所附身。茶葉黨是否會透過影響共和黨進而掌握美國的集體焦慮,還是因為遠離主流民意導致共和黨在年底國會選舉時的失敗,很快就會見真章了。

創作者介紹

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系 哲學與公共事務研究室 Philosophy and Public Affairs Research Group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