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Whaling Wars, Resources vs. ‘Beings’

紐約時報 June 24, 2010

作者:John Collins Rudolf

編譯:李秉朔 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研究所、哲學與公共事務研究室成員

 

http://green.blogs.nytimes.com/2010/06/24/in-whaling-wars-resources-vs-beings/?scp=4&sq=whale&st=Search

 

捕鯨之戰,資源與生命

 

摩洛哥舉行一場針對未來商業捕鯨許可的國際性協商,在本週宣告破局。反捕鯨國家如阿根廷,拒絕接受日本減少而非終止其南極與太平洋海域捕殺數量的折衷方案。

 

國際捕鯨委員會最近的一次會議爆出僵局,並不令人奇怪。多年來,委員會的88個會員國在理想的配額數量上產生分歧。

 

支持捕鯨的國家有日本、挪威、冰島,他們認為,其所捕殺的特定種類鯨魚不再是瀕臨滅絕的生物,反對捕鯨一點道理也沒有。「由最優秀的科學資訊提供基礎,日本贊成鯨魚資源的管理,保護,永續利用。」日本代表在摩洛哥會議開場如是說。

 

可是,對於許許多多的反捕鯨者而言,合法性不在於鯨魚的數量是否足以供應選擇性捕殺,而是鯨魚擁有高等靈長類的智慧,如黑猩猩與大猩猩,他們在演化上占有免於被獵殺的優勢。

 

「把鯨魚視為可利用的資源,或視為生命體,簡直是某種二分法。」野外研究鯨魚的生物學家Whitehead博士說道。

 

捕鯨擁護者辯稱,鯨魚的低智慧證據確鑿,根本嚴重被高估了。支持捕鯨的遊說團體日本捕鯨協會,在其官網聲明:「聲稱鯨魚擁有較高智慧的人,其主張根基於鯨魚大腦的尺寸。然而鯨魚大腦很大,只是因為他的頭很大,對鯨魚來說再自然不過!但不必然意味著鯨魚擁有高等智慧。」

 

然而爭論鯨魚大腦的大小或鯨豚的智慧,在最近幾年不管用了。隨著豢養海豚的實驗,他們有能力領會基本語言與數學技巧,理解模仿的概念,即興創作,成功通過以前只有人與靈長類才行的自我意識測驗。

 

鯨魚以及海豚的野外研究已有所突破。海豚展示其可自行分化數個社群,形成極為複雜的聯盟,用以對抗其他海豚的社群。初步研究還顯示,鯨魚依據不同的地理分布,有各種不的發聲系統,就像人類擁有口音與方言。

 

Whitehead博士:「我們一直在發掘可以辯解的事證。」

 

鯨豚複雜的行為鑑識不斷增加,激勵了反對者。儘管早有跡象顯示,商業捕鯨暗地裡的交易就要手到擒來,然而反對者鍥而不捨,滲透到摩洛哥的協商會議。

 

會議開始前,日本即發表聲明,將對妥協方案採取開放的立場,包括減少捕鯨數量配額,接受捕鯨船上國際觀察員的人員配置,採用衛星追蹤系統,鯨肉市場的DNA指紋圖譜分析監控等。

 

但這種妥協方案,等於是授權商業捕鯨,對其他國家根本毫無用處。

 

即便檯面上交易不成,1986年禁止商業捕鯨的禁令生效以來,日本死守科學研究之名,持續捕殺鯨豚。

 

日本這國家的研究從不間斷而且數量龐大,但他們對極少調查鯨豚的智商,或許並不令人訝異。日本最重要的鯨魚研究實驗室鯨豚研究協會,列舉從同儕評鑑期刊來的數百份報告。這些報告並沒有鯨豚行為、社會結構與溝通。

 

一些協會出版的研究報告,似乎專門用來對付反捕鯨運動人士。這些反捕鯨人稱協會為非法商業捕鯨的掩護者。例如一項2008年的研究,

提名為《日本鯨魚研究計畫:捕鯨武器實際應用之比較》,檢視日本與挪威兩國使用的現代魚叉,用以「增進捕殺鯨魚的技術」。

 

這份報告描述了兩種武器在活鯨魚身上的具體表現,接著作者做了個結論,「當兩種武器的殺傷力沒有高低之分時,價格便宜的將是未來選擇捕鯨設備的重要因素。」研究報告如此結尾!

創作者介紹

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系 哲學與公共事務研究室 Philosophy and Public Affairs Research Group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