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以正專欄-G20為安理會敲喪鐘

2010-06-28 中國時報 【本報訊】

 一九四四年成立的聯合國,曾被理想主義者譽為二十世紀人類的救星,如今已變成會而不議、議而不決的演講比賽場所。任何爭議,到紐約東河(East River)岸邊那座卅八層大樓附屬的聯大會議廳裏,總是一拖再拖,無法解決。

 

 經過六十幾年後,各國心知肚明,聯合國尤其是所屬的安全理事會,早已無法反映今日世界的現實局勢。當年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五強,除中、美、俄三國外,英、法的國力已經衰退。另一方面,比它們強大的新興國家,卻須競選剩餘十席的非常任理事國席次;選上後不能連任,以便別的國家也有機會參與。

 

 聯合國憲章授予安理會對特定國家實施國際制裁(如二○○二年對伊拉克海珊政權),採取維安行動(如二○○九年派軍入駐厄里垂亞Eritrea),甚至出兵平亂(如一九五二年對北韓)的大權。但整體而言,世人都感覺安理會乃至聯合國本身,正逐漸與現實脫節,需要由一個能反映世界現況的新組織取代。

 

 十一年前開始的G-20恰好填補了這個空隙。G-20其實只有十九個國家,第二十名成員是歐盟(European Union)。因緣際會,一九九○年代後期,亞洲金融困難引起的經濟問題,促使G-20不得不挺身而出,幫助平息。二○○七年由華爾街開始的真正金融風暴,因聯合國安理會和經社理事會束手無策,儘管G-20不情不願,也不得不出面收拾這個爛攤子。

 

 為何必需由G-20挑起重擔呢?第一,因為它們代表了今日世界所有的重要國家。第二,因為大家都沒有否決權,不致重蹈安理會的覆轍。第三,因為今日難題都在經濟方面,而G-20恰好有現成專責應付經濟問題的機構。所以胡錦濤帶了三百人的代表團赴會。

 

 G-20的成員包括:阿根廷、澳洲、巴西、加拿大、中國、法國、德國、印度、印尼、義大利、日本、墨西哥、南韓、俄國、沙烏地、南非、土耳其、英國、美國、和歐盟。前、昨兩天(六月廿六、廿七日)在加拿大安太略省多倫多舉行高峰會。已經被人淡忘的G-8也擠進來,趁機開個高峰會,希望世人別忘記它而已。

 

 所謂高峰會者,只是做給各國人民看的把戲,表示他們的國王或主席也好,總理或首相也好,時刻關懷人民福祉。實際上埋頭工作的,是各國財政部長和中央銀行總裁。去年十月,這十九國財長和央行總裁,外加國際金融機構如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等,已經在華盛頓開過一次會議,在「加強鞏固、可延續、及平衡成長的架構(Framework for Strong, Sustainable and Balanced Growth)」的標題下、激烈辯論左列幾項議題:

 

 1.如何修補此次金融風暴造成的損害,改造世界金融體系;

 

 2.今後應如何加強管制國際金融市場,避免類如兩年前的大恐慌再度出現;

 

 3.如何保護一般平民,不因金融業者或銀行體系的錯誤,遭受無名損失。

 

 國際金融複雜萬分,不是開一兩天會議商討就能解決的。本月四、五兩天,各國財長與央行總裁為準備這次峰會,在南韓釜山又開會。四個月後即今年十月廿二到廿三日,他們還將在南韓慶州(Gyeongju)繼續討論。然後把結論提交十一月由南韓政府在首爾召集的G-20高峰會,繼續討論,希望做出大家都能接受的決定。

 

 六月十一日,即此次高峰會前兩周,各國財長與央行總裁已經先在多倫多開過會,討論如何促使國際經濟加速復甦。各種文件已經備妥,等峰會開完就可簽字公布。會議也通過設立兩個工作組,分別主管前述成長架構、和改造IMF事宜。

 

 預備會並決議設立四個專家組,分別研討財政安全網(Financial Safety Nets)、財政範圍界說(Financial Inclusion)、如何應付氣候變化所需經費(Climate Change Financing)、和不肯合作單位的問題(Non-Cooperative Organizations)。

 

 這麼引人注目的會議,各國少不得趁機自我吹噓一番,地主國加拿大做得有些過份。加國財政部長Jim Flaherty月初特別為此到紐約舉行記者會,發表談話說:世界各國經濟復甦的過程,以加拿大最快也最成功,可說是「世界經濟復甦的前驅(leading the world in global economic recovery)」。在此同時,加政府派移民部長Jason Kenney到倫敦,資源部長Christian Paradis到北京,同時舉行招待會,談話內容相同。

 

 世人都在拭目以待,安理會扛不起的重擔,G-20能否取而代之。

 

創作者介紹

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系 哲學與公共事務研究室 Philosophy and Public Affairs Research Group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