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甯應斌老師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甯應斌(國立中央大學哲學研究所教授)

 台大朱姓研究生為抗議進口美國牛肉,忍噁吃下牛糞。然而世界上卻有偏好與動物親密的動物戀者,喜歡嚐動物大便。其實在深入理解其心理後,會發現他們也不是什麼病態。

首先,遠古人類和動物十分接近,並不特別厭惡屎尿;人類對屎尿的厭惡是在歷史中逐漸發展出來的。即使在西方中世紀晚期,我們還看到教導人們應該避免屎尿的禮儀,例如EliasThe Civilizing Process中講到當時禮儀書教導人在坐下前要看看椅子上有沒有大便(105);在街上看到屎尿等污物時不要叫同伴一塊來看;不要自己聞聞臭的東西後,還把東西湊到別人的鼻子上叫別人也聞(107)。如果這類事情是需要向成人教導的禮儀,那就表示逐臭者仍然不少。但是文明化過程使得現代人越來越厭惡他人或自己的屎尿,公共場合中出現屎尿(包括動物的屎尿)引發極大的嫌惡或強烈情緒,現代都市逐漸不再是尿臊味沖天,「禁止隨地小便」的標記越來越少,公共廁所的氣味與清潔也變成「現代化」的指標。

不過在私底下,今日仍然有很多成人對自己的屎尿並不厭惡,他們/她們偶而會聞聞自己肛門的味道,洗澡時讓尿流過自己下半身等等。弗洛伊德(Freud)在Civilization and its Discontent一書中提供了兩個很長的註腳,對此現象做了些分析,值得在此闡述。

首先,幼兒對屎尿並沒有嫌惡,相反的,因為屎尿是從幼兒自己身體產出的,故而幼兒覺得屎尿很寶貴,往往會好奇的把玩。父母在壓抑幼兒的「屎尿戀」的養育過程時,必須將屎尿從寶貴變成毫無價值(「糞土」是毫無價值的代名詞,但是其實糞土一直是有農業價值的)。這個屎尿價值完全顛倒的壓抑,之所以能成功,佛洛伊德認為乃是因為由於人類在進化過程中開始直立行走後,視覺成為重要的環境觀察感官,嗅覺刺激(則因為鼻子離地甚遠)逐漸失去其重要性,因此味道很重的屎尿也逐漸失去價值,而開始被嫌惡(連帶地,因為生殖器和屎尿位置相近而有氣味,因此性也被嫌惡,肛交亦是因為同一原因而被嫌惡)(Freud, Civilization 46n, 52n; also cf. Three Essays 152)。

佛洛伊德所說的屎尿壓抑可以說是內在於人類器官發展的壓抑(organic repression),而不完全是社會要求清潔所帶來的外在壓抑 [1]cf. Strachey 6)。但是社會對屎尿的壓抑確實也扮演了一定的角色(這個社會壓抑就是Elias講的文明化過程),社會壓抑(即,人不是天生就厭惡屎尿)的證據是,人們並不真的那麼嫌惡屎尿,因為人們只討厭別人的屎尿,卻不太介意自己的屎尿(Freud, Civilization 46n)。如果有人非常嫌惡自己屎尿,例如解手時緊張地怕尿液沾到手上,通常是某種精神官能症的徵候。

雖然圍繞著強烈社會禁忌和厭惡,屎尿、放屁卻永遠是鬧劇電影的笑話題材,這一方面是壓抑禁忌被突破而來的解放快感,另方面則是尷尬情感的轉化。同樣的,屎尿雖然讓人連帶對性(生殖器)感到嫌惡,但是也可以在特定的情境下反而讓人轉化情感能量、得到解放快感。易言之,屎尿或其氣味可以轉變成性的刺激物,提高性興奮。這就是屎尿戀。

弗洛伊德在Three Essays中便暗示:對屎尿及其氣味的嫌惡感固然壓抑了性,但是屎尿戀這種「性變態」由於克服了這個嫌惡、故而也克服了嫌惡所帶來的性壓抑,因此反而達到高度的性興奮(161)。不過,弗洛伊德自己也注意到,某些社會中的屎尿氣味可能是性刺激、而未必就是性壓抑的因素(Freud, Civilization 52n),英國歷史學家勞倫斯史東(Lawrence Stone)就指出不同歷史時期與社會文化的差異。例如18世紀「英國女性從不洗私處;私處是留給男人洗」,但是有些人可能覺得這是可以刺激性的因素,同時勞倫斯.史東覺得,較早的社會比今天的人較不介意陰部不潔的氣味。總的來說,證據顯示當時人覺得陰部清潔(比骯髒)更有利於性刺激(特別是在口交時),而英國在性行為方面可能比法國更為偏好私處的不潔(385-86)。時至今日,從我們周遭關於性的討論來看,固然有些人嫌惡不清潔的陰部,但是有些人仍然偏好「口味」較重的陰部。

總之,人們有時候並不嫌惡自己或性伴侶的屎尿或其氣味。例如,人們會舔舐性伴侶的肛門或有尿味的生殖器,會要求性伴侶排泄屎尿在自己身上(或排泄屎尿在性伴侶身上),肛交時會願意接觸糞便,性遊戲時會玩弄糞便(用保險套裝大便等等),各種花樣均有。

綜上所述,既然我們不嫌惡所愛的性對象的屎尿,那麼當我們喜愛的性對象是動物時,喜愛動物糞便也就是理所當然的。

喜愛馬糞與喜愛馬是相關的,西方動物愛者較喜歡馬則和馬在西方社會的長遠歷史有關。至今都市中還因為有觀光馬車、警察騎馬巡邏、馬術表演、賽馬與遊行等等活動,因此可以常見到馬與馬的排便。某些西方城鎮直到不久前,都還有收集買賣馬糞的工作,工作者會在街上推著裝馬糞的推車,沿路高喊「Fresh dung! Horse manure!」(新鮮馬糞)。

在一篇題為<馬糞的樂趣:馬糞愛好者手冊>的網路文章中,作者Ekwin Mahnoor相當完整地提出馬糞尿的愛好指引。從其敘述中,可以看出來動物(糞)戀並不是心理病態,反而是頗有道理的,而欣賞與享用馬糞也是需要相當技巧與知識的學問。

Mahnoor首先提到為何有人喜歡看馬排便排尿,他認為兒童原本對屎尿就很著迷,而有些人因為被父母管教太嚴格、對屎尿的清潔要求太過度,以致於成年後仍然留下幼年過度管教的心理痕跡,所以會對觀看屎尿排泄感到愉悅。這基本上是性學家與心理分析的說法。當然,另一個喜愛動物糞尿的原因則和動物愛心理有關,這就不必多說了。

但是馬馬的便便究竟有什麼可愛呢?作者首先說:「每個人都會同意,馬是最美的動物之一。馬通常很高大,有肌肉,外表金光閃閃,看起來很體面、乾乾淨淨。而馬尾巴的下面看起來也是很乾淨,自然我們就覺得(有意識或無意識)它排出的大便也一定是『乾淨的』。當大家有機會近距離看到一盤馬糞時,大概不會對它退避三舍(除非上面都是蒼蠅),因為馬糞不是軟軟、黏黏、像稠液般,而是堅實有型的」。作者在文章裡很多地方都盛讚馬的美麗、馬肛門與馬糞的美感等等,對此我們無話可說,因為這是個動物愛者。很多人無法做到像動物愛者、保育動物者或動物權者對動物的關愛程度,但是至少應該可以嘗試理解他們的心態。

作者Mahnoor接著列舉了馬糞的吸引人之處:1.它大而重,2.它由純粹綠草與乾草構成,3.它很「乾淨」,不會沾髒鞋子,4.它的味道不會讓人掩鼻,有著很好聞的馬味,5.它通常由完整成形、有閃亮表面的小球所構成,6.它新鮮時是熱的,7.它新鮮時是漂亮的咖啡黃綠色,8.它被拉出來的樣子很吸引人。以上這些說法給了愛好馬糞一個頗合理的理由,並不是心理病態的非理性愛好。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甯應斌(中央大學哲研所教授,台社成員)

 「殺很大」廣告和所謂童顏巨乳的女模瑤瑤風潮,帶動了類似廣告與女模群起模仿,引起一些立委譴責,NCC則揚言要開鍘,又不敢犯眾怒處罰瑤瑤廣告,只針對尚無粉絲支持的後起之「秀」,所持理由則是廣告有性暗示或者物化女性。

這些廣告的焦點聚焦於年輕女模的爆奶,然而童顏巨乳的圖像並非孤立事件,而是一整個日本動漫文化與宅男對美少女熱愛所形成「萌」次文化的重要成份,瑤瑤只是幸運的接收了這個次文化的積累而已。在立委與NCC眼裡,年輕族群熱中的這些次文化都是應該被遏止的歪風,這正是「殺很大」事件底下的管制動力。但是如果用爆奶大作文章的廣告就是有問題,那麼豈不是間接污名了台灣夏天越來越多的爆奶女性?這些女性也會覺得爆奶文化歧視女性嗎?還是說這是一場兩種女人族群的戰爭:「高級台灣女人」貶低充滿性感暗示女性的戰爭?

目前台灣經濟中存在著頗重要的「性感工業」,就是以外觀美貌與身體性感為販賣與消費焦點的產業。從事性感工作的大多數是女性,這也是女性就業的重要機會,不過性感工作者的貢獻經常被貶低,例如漂亮的女主播被說成「花瓶」,性感工作者則被認為是無需技能,這些都忽略了性感工作本身所需要的身體開發、裝扮技巧與態度養成其實並不是每個女人都能輕鬆勝任的。性感工作者遭到性騷擾和性歧視更是常見。NCC對爆奶廣告的開鍘,也是對性感工作職業女性的歧視與貶低。

NCC與立委指責廣告「物化女性」。物化不是法律名詞,卻在今日台灣變成一個「很偉大的概念」,可以用來指控任何表現女體或性相關影像。但是「物化(女性)」究竟是什麼?為什麼不好?有什麼不對?立委與NCC清楚嗎?以我個人的研究來說,物化就是「將對方佔有為物」,這其實是性慾望所必要的,本身沒有任何不對,端視雙方的意願,例如強姦犯物化受害者是不對的,但是情人在性愛中將彼此物化就沒什麼不對。

更何況,女體廣告不可能直接物化女性,因為物化是閱聽人的主觀幻想行為,廣告(或者裸體藝術畫)只是提供物化幻想的可能,不一定能使得每個觀看廣告的人都產生物化女模的幻想行為,例如觀看廣告的NCC委員就應該不會物化女模吧。故而廣告究竟提供多大物化的可能性,就像所謂某些用語或圖像似乎包含「性暗示」一樣,其實有很大的詮釋空間。

面對語言、圖像、幻想、暗示之間幽微迂迴的複雜操作,NCC這個準公權力的機構卻用極端模糊的指控來開鍘,真是──瞎很大。(刊登於中國時報2009-04-04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甯應斌(台灣中央大學哲研所教授)

 關於圖書分級制度,早在2004年,「反對假分級制度聯盟」就已經對這個制度的諸多問題分析透徹(http://anti-censorship.twfriend.org/)。下面我先談圖書分級制度的真與假,再談青少年性權與資訊權。

一、圖書分級制度:真的還是假的?

 為什麼要有圖書分級制度?

第一,真正的圖書分級之目的,是不必再為了所謂「保護兒童」而變相取締任何出版品。

第二,真正的圖書分級之核心精神是保障成人閱讀色情的權利。

第三,真正的圖書分級制度之建立是為了廢止與取代原來查禁色情的法律,也就是刑法235條。

開明進步國家的分級制度都是為了促進言論與創作自由、出版與閱讀自由,也就是不因為保護兒童,而變相查禁任何一本書;希望透過分級制度使創作者能百無禁忌的馳騁想像,使最冒犯大眾的言論與影像能夠發行,使出版者不會像在專制時代被反色情法律迫害,使讀者有權利閱讀世界上所有可能存在的觀念。分級制度的理想精神是自由,而不是限制,是人權,而不是法律。分級制度必須承認而且保障成人有觀看色情淫穢品的權利,否則根本不需要分級制度。如果沒有同時廢除查禁色情的法規,分級其實是一種假分級,只會更進一步地製造混亂與妨害資訊流通、增加成本、圖利管制者。

試想,刑法235條已經禁止某些出版品,在不廢除此法的情況下,圖書分級制度則是進一步地限制某些原本合法出版品的流通、販賣,從而挫折這類出版品的出版與創作。這等於是進一步地緊縮思想言論創作與出版自由之道德淨化。

 

二、青少年性/資訊權

 首先,我們必須區分幼兒/兒童/青少年的差異。

襁褓幼兒無法閱讀或有意義的接收資訊,所以根本不必加以保護。

青少年已經具有性意識與性能力(而不是在18歲前夕的一夜之間才具有),對於性資訊與性滿足均有需求,此時青少年需要多元價值觀的性資訊來豐富眼界,也需要自慰時的色情材料來增進愉悅能力,畢竟追求性滿足是其不可剝奪的性權(愉悅與滿足,而非痛苦與壓抑,才能造就健全人格)。學習多元的性資訊有助於(特別是「與眾不同」的)青少年形成自我認同(不會自我懷疑、自我否定、自認變態等),培養性愉悅能力有助於青少年適應人際的性關係與避免負面的性心理。一言以敝之,圖書分級制度要保障青少年的性權與資訊權,尊重青少年的自主追求、自由發展、自我選擇。社會要做的是提供良好的教育與資訊環境,讓各種多元觀點平等並陳,以辯論取代定於一尊,鼓勵批判反思而非教條教化,這樣的教育與資訊環境才能培養與強化青少年的自主能力與學習選擇。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甯應斌 老師

國立中央大學哲學研究所教授

學歷
美國印第安那大學哲學博士
加拿大Dalhousie University哲學碩士

研究專長

科學哲學、政治哲學、性別理論、女性主義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