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韓開釁 誰付代價?

【聯合報╱社論】

2010.05.29 01:23 am

表面上看,各方出招都經過審慎計算,但南北韓因天安艦引發的緊張,似乎升高得比預期還快。在南韓宣布斷絕貿易後,北韓下令全國進入備戰狀態,引發亞洲股市一片哀鴻。隨後,北韓四艘潛艦行蹤不明,南韓發動搜索,並派遣驅逐艦在海域攔阻北韓商船,在在挑動整個區域的敏感神經。

 

天安艦沉沒,數十名南韓子弟殉身,美韓聯合調查既認定是北韓所為,李明博總統即不可能對北韓的惡意攻擊默不作聲,否則如何向國民交代?然而北韓至今不承認對天安艦下手,更反咬南韓惡意栽贓;在國際的杯葛下,金正日會不會採取更激烈的行動反擊,已是國際社會必須估計的風險。

 

被稱為「流氓國家」,北韓的最大本錢,就是可以不理會國際間的道義及規範,隨意依自己的想法即興行事。這個全球最封閉的共產政權,深諳如何玩弄自己的危險角色,一次次越線挑釁,挑激國際社會的忍耐極限。金正日所倚恃的,不僅是其極權社會的一致性,且是自由社會厭戰、怯戰的心理,知道民主國家多麼恐懼陷入戰爭。

 

南韓經過兩個月的國際調查才對北韓作出指控,但南韓內部卻存在不小的雜音。包括民眾質疑事件當時美韓正在進行聯合軍演,何以對北韓攻擊一無所悉?且僅憑魚雷上的一個字認定是北韓所為,證據似嫌薄弱。尤其南韓地方選舉在即,在野黨更指控李明博政府是利用反北來打「安保牌」,誇大北韓威脅以拉抬執政黨選情。諷刺的是,美國國會早就通過譴責北韓,加拿大更宣布與北韓斷交;而南韓國會卻因意見分歧,連一個共同決議都提不出來。

 

表面上看,這場對峙雙方在民意條件上極不對稱。金正日一聲令下,北韓軍民立即備戰;南韓民眾雖厭惡北韓無理挑釁,但贊成強力報復的比例卻不高,因為戰爭只會摧毀經濟、破壞安定。但進一步看,這場對峙也反映兩方領導人的算計有異曲同工之處:一是利用衝突轉移內部矛盾,二是藉此重構盟邦關係。對金正日而言,強硬反擊除遮掩北韓經濟的窘境,也設法借題拖住中國;對李明博而言,則除炒作六月選情,也展示了其親美路線的成果。在兩種情況下,人民的感受均變成次要。

 

回想兩年多前,前總統盧武鉉訪問北韓,和金正日簽下兩韓和平繁榮宣言;曾幾何時,這紙宣言瞬間即可撕破。李明博曾提出「三千遠景」計畫,希透過經濟合作在十年內將北韓國民所得提升到三千美元,然而他的「反朝親美」路線,實際上走的卻是相反的方向。如今,盧武鉉任內開始運作的「開城工業區」,已成為南北關係能否維繫的最後試紙,能不令人唏噓?

 

同是共產國家,中國這十幾年來不斷打開大門,成功轉型為世界工廠,甚至成為全球經濟的重要引擎。反觀北韓,卻仍活在一人獨裁的「前現代」專制,靠著管制和封閉來鞏固社會共識,靠著搗蛋和挑釁來誇耀自己的威風,靠著勒索和耍賴來凸顯自己存在的價值。這樣的政權,對人民的意義何在?

 

從國際政治的角度看,這次的朝鮮半島危機,除了南北韓主政者各有盤算,美國成功找到介入東亞的戰略位置,順利為琉球普天間美軍基地遷移案與日本政府達成協議,同時找到機會對北京施壓,甚至挑起南韓對中國的怨懟。日本方面,鳩山政權利用衝突氛圍,可能就此化解了美軍基地的燙手問題;至於北京,則利用與北韓的曖昧關係,擋住了美國要求人民幣升值的壓力。

 

那麼,誰在南北韓對峙中付出了代價?第一,是在窮困中還要勒緊腰帶的北韓百姓;第二,是因戰爭陰影而憂慮、觀望、搶購囤積的南韓人民;第三,是在風聲鶴唳中心神震盪的東亞股市投資人。遺憾的是,這些人民的物質和精神損失,都不會在政治人物的估計中。

創作者介紹

國立中正大學哲學系 哲學與公共事務研究室 Philosophy and Public Affairs Research Group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