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蔬菜,動物悲慘世界

《Animal, Vegetable, Miserable》

作者姓名 : GARY STEINER Gary Steiner, a professor of philosophy at Bucknell University, is the author of “Animals and the Moral Community: Mental Life, Moral Status and Kinship.”

編譯:李秉朔 國立中正大學哲學所 哲學與公共事務研究室

最近,有更多的人開始對他們所吃的肉從何而來、如何被飼養表示興趣。動物是否被人道對待?在他們成為人類的晚餐而死之前,是否擁有生活品質?

一些有關動物被對待方式的疑慮,在感恩節之前極度狂熱的討論著。比方,你吃的火雞生前生活在室外嗎?其餘的,則把焦點放在吃了上述動物屍體對人類的健康產生影響:這些動物被施打荷爾蒙或抗生素?

然而,殺害動物只為人類消費是否是錯的,卻沒有任何疑問。即使討論了,提出這個問題的人總有辦法用各式各樣機巧的回答,以人類福祉之名,欲將殺戮與消費動物正當化。嚴格素食者把人類社會對待動物等同於大屠殺的觀點,時常為人所責難。有誰認真的想過,動物承受的痛苦遠甚於人類所曾經承受過的?斬釘截鐵說不的人,其典型的論點為(以下)兩者之一。

有些人提出,人類乃按照神的形象被創造,比起其他非人類的動物,人極為接近神。根據這樣的想法,動物為人所用即他們被創造的理由,人類滿足需求或慾望而利用他們可以毫無顧忌。聖經、基督教思想家如奧古斯都與阿奎那斯等,充分支持這種以人為中心,直截了當貶抑動物的方式。

另一種爭議在於,人類有抽象思考的本領,以至於人類承受身心痛苦的質量上,超越非人類的動物。哲學家邊沁首先賦予動物道德地位而著稱,其基礎為動物感受痛苦的能力而非語言或推理能力,但邊沁辯稱動物正因為無能同人類一樣抽象思考,被困在當下,無能預知未來,他們對繼續存活根本不感興趣。註1

最具穿透力且破天荒的回應來自以薩辛格的小說《The Letter Writer》,其中,他把人類對動物的殘殺稱做eternal Treblinka(無止盡的特雷布林卡滅絕營)。

小說描述一個男人與一隻小老鼠的邂逅。故事的主人翁赫曼,冥思苦想他在宇宙發展過程的位置,推斷自己作為「上帝之子」而存在,和跟前這一隻發出輕微腳步聲行走著的「神聖受造物」老鼠,有一本質上的關係。

誠然,赫曼想到老鼠有些能力思考,甚至分享他的愛與感激之情。這意味著小老鼠既非滿足人類的各種用途,也不是該被殲滅的有害東西。任何自覺的存在者所擁有的尊嚴,小老鼠也有。面臨著那與生俱來的尊嚴,赫曼的結論是,人類將動物轉變成餐桌上食物的習慣,可憎且不可饒恕。

 人們抨擊食物用途之動物在飼養過程被對待的方式,其中的多人卻拒絕思考上述深刻的反駁。取而代之的,他們呼籲「人道」飼養肉品。為了安慰自己不安的良知,他們購買所謂的「自由放養」禽類與蛋,卻一派輕鬆愉快,不曉得「自由放養」若有實際的意義也是非常少的。就算雞不曾走出室外,終其一生無法見到絲毫自然光線,雞肉或許仍然被貼上自由放養的販賣標籤。至於感恩節火雞肉呢?即使他們被「自由放養」,他們的一生仍舊充滿痛楚且被囚禁,直到被宰殺。

聲稱對動物福利深有所感、尊重生命的聰明人,如何對這種情形視而不見?何以人們知曉每年有530億隻陸上動物被殘暴生養殺戮,仍繼續吃肉?答案非常清楚,極大多數人對動物就是漠不在乎。如果他們真的關心,他們會盡可能得知人類社會那套有系統有組織的虐待動物慣行,同時做出一個既容易卻艱難決擇:堅決放棄一切動物製品的消費。

容易的在於明白倫理要求,接著計畫實踐。艱難的在於,身處酷嗜肉品的社會,在努力成為嚴格素食者前你就不算真正在實踐。

一旦最簡單的日常活動變成持續的嚴峻考驗是什麼光景?你可能認為只不過把肉、蛋、奶製品從日常飲食拿掉就好了,事實上遠非如此而已。

一位真正的嚴格素食者總努力避開所有的動物製品,包括皮革、絲、羊毛、一切化妝品與藥物。你愈是深入了解,就愈無法停止思考產品中或許有動物的成份:葡萄酒、啤酒含魚鰾膠,一種從魚的氣囊取得的動物性膠(吉利丁),用來精煉純化飲料;精製糖的製程利用骨炭脫色漂白;OK繃黏膠裡含有動物。我在上週被告知,大部分安全剃刀的潤滑板含動物脂肪。

借用尼采名言:走上這條路便是向前凝望深淵,而深淵也必凝視你。

嚴格素食者須面對物質生活的難題及限制等種種挑戰永遠沒完沒了。主要的困難或許在於同非嚴格素食者相處該做何感想。

與肉食者用餐有什麼大不了的嗎?聽到:「我確實是素食者,我在家不吃紅肉的。」你會怎樣?(這種自白我聽過不少,且不勞我挑起話題)某個人在用餐時盤問你的嚴格素食倫理觀,你如何反應?(高明的嚴格素食者會推託,避免表達)當某人開始指責你給人自命清高的感受,或是「這世界上還有一大堆人受苦受難,你去擔心動物實在荒謬可笑!」該怎麼辦?(保持微笑,請他們把麵筋遞過來吧)

恕我直言:大體說來,肉食者自以為是。據我所認識的嚴格素食者,5個人。我已經嚴格素食15年,在加上以前的素食生涯15年。

5個人。因為爭論動物倫理而失去的朋友都不只這個數字!由此可知,人們徹底的把使用動物視為一種特權。除了食物之外,動物搬運工、動物園或馬戲團裡供人娛樂的動物囚徒。

林林總總的動物使用法,在我們所處的社會是如此的制度化、規則化,以至於很難找到將其視作慘劇所需的批判距離:各式各樣的控制、奴役還有 — 就人類因消費而殺戮以及其他目的而言 — 徹頭徹尾的謀殺。

基於倫理而行嚴格素的人相信,人類與非人類動物的差異並無道德上的意含。我的貓不懂欣賞舒伯特晚期交響曲作品,不會演繹三段論證,不代表我有權使用他,當他是有機玩具,彷彿我的道德地位優於他,而且有資格對待他如市場上無足輕重的商品。

我們所接受的一系列思想,使我們幾乎無法覺察,只要我們爽,我們便有權用盡各種方式使用非人類動物。有動物福利法沒錯,但人們以動物基本上比人類低劣的主張,制定法律、實行法律。法律充其量,只能讓動物的生活在某種程度上比其他情況好一點點 — 像是把他們送進屠宰場此等情況。

想想當你購買「自由放養」火雞,這在感恩節實在沒什麼可感謝的。感謝睿智、慈悲為懷的人類,火雞擁有短暫悲慘的一生。

http://www.nytimes.com/2009/11/22/opinion/22steiner.html?_r=2&scp=1&sq=Animal%2C+Vegetable%2C+Miserable&st=cse

註1:無法預知未來,動物不會對人類即將宰殺他們而恐懼,為邊沁贊成食肉的理由。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猴
  • 我真的還是不懂(大部分)人類為什麼會認為某些動物應該擁有較高的權益或地位
    我們到底有什麼好理由能夠支持有些動物應該受到更好或更壞的待遇?
    真的是我想不出來
    把自己當作肉食或是雜食者的時候也想不出什麼比較好的答案


    ㄟ.......比較可愛?
  • 蒼蠅
  • 「(大部分)人類為什麼會認為某些動物應該擁有較高的權益或地位」
    這個可以問問周遭一些自稱愛動物卻啃著排骨便當的人。
    嚴格素食者也不解。


    延伸閱讀:
    《動物解放》Peter Singer 著 孟祥森 ,錢永祥 翻譯
    ..................
    這本書以及下述影片的副標題可以是「刻意迴避的真相」

    延伸觀賞:紀錄片 Earthling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dfibj57E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