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美不美差很大

2010-06-11 中國時報 【吳典蓉】

 台大美女要當show girl,不安的人可能不只台大校長李嗣涔;畢竟,這個工作是赤裸裸的以貌取人,只是,她(他)們如果社會經驗多一些,也許會反駁,這個社會難道不是靠著以貌取人在運作嗎?

 美醜之分可能是現代社會最合法的偏見。尤其拜演化生物學之賜,美貌成了客觀的事實,不像我們一向所說的,「情人眼中出西施」。科學家發現,還未社會化的嬰兒,會多花幾秒鐘盯著姣好的面孔。那一種面孔會吸引嬰兒?秘訣就是「對稱」;生物學家認為,生物通常要有比較好的基因才能發展出對稱的面孔及身體。就此推論下去,美貌不只是健康的代名詞,慢慢的也等同於高智商。

 甚至在工作領域都是,德州大學經濟學教授Daniel Hamermesh曾在許多國家研究美貌與成功的關係;在美國及加拿大,他發現帥哥的平均薪資比一般人多了百分之五,美女則多百分之四。令人驚訝的是,不像西方社會那麼明目張膽崇拜美貌的中國,上海美女的平均薪資卻足足多了一成,如果這是對美貌的獎勵,對不美的人也有「懲罰」,薪水比平均薪資低了駭人的三成。

 美貌已有超乎道德的價值,現在又加上科學的加持,不美的人還有喘息的空間嗎?

 已故的美女作家曹又方(她可能不喜歡這樣的頭銜)曾在〈女子的美麗與哀愁〉一文中提到,美女的人生是他律的,而醜女的人生卻是自律的。她認為,相貌不出眾的女人,對自己的命運反而發揮了高度的主導作用;美色則是雙面刃,將自己的人生機運漂浮在美色資本之上,順逆無常。

 換句話說,美麗令人不安,那些天生麗質的,或是我們這些旁觀者,總是擔心美麗被虛擲,美人的一生就此被浪費。因此,台大的show girl 藉著在展場走秀,充分運用自己的美貌,這和現代市場機制剛好一拍即合,讓美麗可以得到最現實的運用。

 只是,在大眾及市場的凝視下,美人可能常要活在別人的眼光中,美女(或帥哥)要堅持自己的目標,要比常人有更強的定力;相反的,不美的人至少有不受干擾的自由,可以平靜的追求人生的目標。

 當然,談到不美的人比較有自主性,有點像是說窮人有在公園遊蕩的自由;這樣的自律性和自由,大概不太能安慰人。就像曹又方在該文的結論所說,再怎樣,女人還是甘願當美女!

pparcc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